2018年1月17日 星期三 宿迁天气:阴转多云 8-0℃ | 设为首页 收藏网站 

泗阳法院朱兴剑:细解纠纷岁更刀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1-02 来源: 责任编辑:

 开庭时,他在审判台上思路清晰、沉稳睿智;写判决时,他在电脑前沉心静思、指尖飞文;学习时,他心无旁骛、孜孜以求……他就是泗阳法院新袁法庭审判员朱兴剑,也是该院首批员额法官中的一员。

 2008年,他从西北政法大学法学院毕业后,第一站便是泗阳法院民一庭审判一线。由于勤奋好学,自2010年便开始办理案件,每年都受到表彰,先后两次被县委、县政府评为“先进工作者”,连续两年被宿迁中院评为“先进个人”,荣立两次“个人三等功”。

 他始终坚持两手抓:尽全力抓好案件质效,不放弃抓好业务钻研,将办好案件和增强能力相互促进。如果复杂案件是一头牛,他就像是解牛的庖丁,无论是判决还是调解,都用好手中化解纠纷的解牛之刀。他的责任和信念,不断磨砺使之更锋利,科学运用使之更灵活。

 加法化简为乘法

 刚开始办案的时候,他往往着眼于全部案件材料,阅卷时卷宗从头翻到尾,生怕遗漏了什么,经常有方向不对、办案不得法的时候。

 打铁还需自身硬。他不断加强学习,不仅反复学习上级法院的案件评查通报和审理指南,还多花许多心思反复查阅资料,向经验丰富的法官请教。几年之后,案件一拿到手,他不再机械地浏览案件的所有材料,而是能很快领会案件这头牛的关节所在,依照其类型和规律,找准切入点,难题往往迎刃而解,事半功倍。

 今年6月份,周某、李某等人先后到泗阳法院起诉,要求确认与泗阳某客运公司之间存在劳动关系,共计32件案件。法院按照繁简分流方案,将这部分批量案件分给了朱兴剑。

 一般情况下,批量案件主要节省的是写类案判决的时间,如果按照普通案件审理,每一起案件都要单独开庭审理,最少也要花三、四天时间开庭。朱兴剑接到案件后,第一时间了解案情,由于案件类型相同,他经过思索决定合并审理。庭前通过打电话与原、被告分别联系,初步引导双方举证,然后统一排期,将32件案件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开庭,并在开庭前安排书记员将32名原告的身份信息录好,同时自己认真阅卷,做好阅卷笔录,列出庭审提纲。开庭当日,为了节省时间,他让32名原告明确好诉讼请求后,按顺序依次举证,由被告统一质证、统一发表辩论意见。由于准备充分,一上午三个多小时完成了庭审。之后,他认真梳理原被告的庭审意见、审核证据后,及时拟稿判决文书,32件案件历时一个月左右,全部结案。

 变加法为乘法合并审理案件,看起来简便省时,背后却需要很强的业务能力。

 事故全责获赔偿

 公正裁判是法官的职业要求,而法官知识渊博、对法律条文理解透彻是公正裁判的保证。几年来,朱兴剑的业务素质迅速提高,成为民事案件的办案骨干,办理了大量的疑难复杂案件,也以严谨、谦和的审判作风赢得了人民群众的信任。

 一天晚上,张某无证驾驶摩托车从泗阳县城回家,在经过泗阳船闸附近时,张某撞上道路上施工的铁栏杆,导致脊椎骨折,双下肢瘫痪,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张某负事故的全部责任。张某将施工单位诉至法院,该案件分给朱兴剑主审,他首先认真阅卷,做好笔录和分析,做好充分的准备。庭审中双方围绕争议焦点展开激烈的辩论,原告张某认为施工单位防护不足,不然自己也就不会撞到。被告施工单位认为原告负事故的全部责任,损害结果应自行承担。在合议庭合议时,朱兴剑明确发表了自己的见解:虽然在交通事故中,张某承担的是全部责任,但是造成事故的原因还包括被告施工时没有设置警示标志和采取防护措施,尤其是夜间,施工单位更应该采取措施,提醒路人注意安全。原告无证驾驶固然存在过错,但该过错不是造成损害结果的全部因素。最终按照双方的过错程度,判决由被告承担50%的责任,赔偿原告张某40余万元。判决生效后,张某父亲给朱兴剑送了锦旗,他竟有些不好意思,因为他觉得,公正办案都是应该做的。

 “办理疑难复杂案件时,总会感受到切实的压力,但当集中精力一项项克服困难,终于将难案豁然解开之后,心中的压力卸下了,顿时感到悠然自得。”朱兴剑常有这样的感受。

 这是作为一名法官的辛劳,也是作为一名法官的满足。一个案子结案后,他并没有放松,而是和其他法官一样,会不由自主地将思绪很快倾注在另一个未结案件上,继续高强度的头脑风暴,这也是一名法官抑制不住的冲动。

 泗阳法院民一庭庭长刘向远说:“把疑难复杂案件交给兴剑,完全可以放心。”遇到疑难案件,他会首先选择和朱兴剑讨论。

 “侦破”4000元疑案

 除了扎实的专业知识,朱兴剑更具有为民的情怀。案件不论大小,过程不问繁琐,他总能有始有终,查明事实作出裁判,将司法为民的宗旨落到实处。

 2015年,王某找颜某超装修电视背景墙,装好后不到一年,电视背景墙砖突然脱落,将王某家的电视机、电视柜等砸坏。后颜某超到王某家将背景墙重新修复,但对王某的损失拒绝赔偿。王某遂到泗阳法院起诉,要求被告颜某超赔偿损失共计4000余元,由于王某无法提供颜某超的具体身份证号码,颜某本人又未到庭,所以无法查明颜某超的身份信息。

 为此,朱兴剑和书记员到泗阳公安局查询颜某超的身份信息,但却被告知没有颜某超这个人。朱兴剑又和书记员到工商局调查被告颜某超所开店名,可颜某超所开的店未进行工商注册。但朱兴剑没有放弃,决定直接到颜某超门市调查,经过三次上门都没有见到颜某超,只有一名女性自称是颜某超雇的员工,且拒不提供颜某超的信息,还是无功而返。

 王某得知多次调查的情况,忍不住说:朱法官,实在找不到就算了吧,几千块钱我自认倒霉了。但朱兴剑认为不能放弃,他整理了思路,从颜某超店面对外宣传的电话入手,到移动公司查询,显示户主却是从某。

 用从某的电话对外宣传,那二人是什么关系呢?是不是夫妻?有同事调侃说:明明是审理案件,他却干起了侦查的活。此后他又到泗阳民政局调取婚姻登记信息,可是没有从某也没有颜某超的婚姻登记。再次回到公安机关调查从某的信息,系统显示从某是泗洪人,其丈夫倒是姓颜,但是名叫颜某韬,是泗阳某居委会人。朱兴剑将颜某韬的身份证照片拍摄带走,让王某辨认,王某仅表示像颜某超,但也不能完全确定。诉讼中,当事人身份信息必须准确无误,不能有任何瑕疵。为此,他又到颜某韬所在的居委会调查,群众称颜某超是以前的名字,就是颜某韬。终于柳暗花明,他向王某释明,变更被告为颜某韬,之后又到门市以颜某韬为被告送达开庭传票,开庭当日颜某韬竟然到庭了,颜某韬陈述,颜某超是平时对外用的名字,法院按照身份证名字送了材料,不来就是放弃自己的权利了。

 经过审理,法院判决颜某韬赔偿原告王某电视机修理费等3320元。王某收到判决书后来到法院,紧紧握着朱兴剑的手由衷地说:真没想到我这几千块的案子,你们还不厌其烦的调查这么多次,感谢你朱法官!

 正是由于他对待案件一丝不苟,7年来共审结各类民事案件2200余件,年均结案310余件,法定正常审限内结案率93%,各项质效指标均名列前茅。

 身边的同事有疑问都喜欢向他请教,他总能很耐心地解释,从不曾厌烦。很多同事都称赞他办案游刃有余,而他自己始终谦虚,认为自己要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

 朱兴剑的刻苦与执着也得到领导的高度认可,今年7月,泗阳法院院党组经过讨论,决定将朱兴剑调入新袁人民法庭,主持新袁法庭工作。

 一个新的驿站,开始一段新的征程,相信在新的岗位上,他会谱写更动人的司法为民乐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