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1日 星期日 宿迁天气:多云转小雨 21-11℃ | 设为首页 收藏网站 

悔婚索彩礼 法亦融情理

作者:姜波 发布时间:2016-01-13 来源:泗洪县人民法院 责任编辑:

      佛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世的一次擦肩而过。小石和小张前世也不知道回了多少次的眸,在今世总算给遇上了。天雷地火,四目含情,你看我顺眼,我看你不赖,俩年轻人奋不顾身地就同居了、怀孕了、订婚了……事情若按常理出牌,本应是件皆大欢喜的美事,但不走寻常路的是,事情最终偏离了欢欢喜喜路线,二人竟然对簿到了公堂。

      事情要从2010年10月份说起。那年小张年方21岁,出落的恬静秀美,小石与小张同龄,英俊健硕,二人同在苏州一家酒店工作,小张做大堂经理,小石做厨师,二人接触频繁,一来二去,双方秋波暗送、情愫暗生。都是年轻人,倒也干脆,选了个黄道吉日,捅破窗户纸,互表了爱意,于同年12月份双方便开始同居幸福地生活在一起。2016年正月里,小张发现自己怀孕了,便告诉了小石,小石和小张见过双方父母,把婚给定了。小张父母见了小石后,也还算满意,这桩婚事算是成了。

      按照当地风俗,小石又找个媒人和小张父母商量着将婚礼日期给定了下来,婚礼日期定在2016年5月9日,老黄历说那是个宜婚嫁的好日子。眼见着婚礼日期临近,按照当地风俗,婚礼前要行订婚大礼,小石急急的为订婚大礼做准备,给小张买了几身衣服,一个金戒指、一条金项链、一对金耳钉,并按照小张父母的要求给付女方70000元的礼金。这70000元礼金,并非要给老两口自个儿的,而是考虑到老两口都已60多岁,家庭经济条件拮据,闺女出门若没有像样的陪嫁,在当地面子上也挂不住,而且当地亦有行订婚大礼男方要向女方家给付订婚礼金的习俗,再加上小石还有个弟弟,于是老两口便合计着问小石家要了这70000元彩礼,并言明这70000元礼金是留给小石和小张小两口将来房子装潢用的。小石是个机灵人,这70000元小石直接打到了小张的银行卡上,并要求将小张将银行卡和身份证交由其保管,小张便把卡和身份证都交给了小石,小张压根连这70000元长的啥模样都不知道。东西置办全乎后,2015年5月6日小石带着父亲、媒人一众人等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轰轰烈烈地来到小张农村的家中行订婚大礼,小张家人也是热烈欢迎,欢天喜地。一众人等坐定后,双方便开始商讨5月9日婚礼当天的迎娶事宜。其间小张的姐姐对小张说按照当地习俗衣服数量没有买够,为什么不多买几件夏天的衣服留作换洗呢。言者有意,听者亦有心。小石心中那小火苗苗腾得就起来了,立马回话呛道“买八十套够穿一辈子的”,说完起身就走,小张姐姐一看小石这个态度,这还了得,随口就说了句“滚”。小张的姐夫一看自己媳妇和小石吵了起来,急忙过来帮忙,小石一看这架势,顺手就摸了根棍子,小石的父亲也拎了条板凳,眼看就要打起来了。大家伙一看这架势,纷纷上前拉扯劝阻,事态最后总算平息了下来。

      经过这么一折腾,这婚事算是玩完了。这边,小张心里那叫一个难过。心想你小石天天说爱我海枯石烂,今天却在家门口让我如此难看,我这名声算是彻底完了。小张这越想越难过越想越伤心,这婚也结不成了,肚里的孩子也不好再要了,小张便到医院做了人流手术。那边,小石家可做坐不住了,马不停蹄的就开始向小张和小张的父母要买的衣服首饰和礼金,而小张的父母觉得你这小石将自己女儿祸害成这样,还想把买的衣服首饰和礼金都要回去,门儿都没有,双方协商未果,小石一纸诉状将小张和小张的父母告上了法庭。

      法院审理后认为,当事人为缔结婚姻,按照当地习俗给付另一方彩礼的,在解除婚约时,可视情况予以返还,但返还的彩礼应以礼金及贵重物品为限。婚约财产关系是基于特殊人身关系而产生,通常彩礼给付是双方家庭间的行为,小石为行订婚大礼应小张和其父母要求购买并交付三被告的衣物、首饰及原告转入小张卡中的70000元应认定为小石交付于小张和其父母的彩礼,现小石与小张之间的婚约已经解除,相关彩礼本应予以返还,但本案中小张与小石2014年12月份即已同居生活,后小张怀孕,双方筹措婚礼本是佳事,但在行订婚大礼当日却因小石言语不当导致发生冲突,最终导致小石与小张之间的婚约解除,小张亦做了人流手术,鉴于该冲突发生于小张家中且发生于小石与小张行将举行婚礼前夕,在农村乡土社会的背景下,双方的冲突及婚约解除对小张身心影响之大,从小张在冲突后立刻做人流手术就可见一斑,故从保护妇女权益及公平原则出发,综合双方对婚约解除的过错程度及彩礼总价值,并考虑到衣物的易损消耗性及首饰的人格象征意义,法院酌定小张与其父母返还小石现金30000元及金首饰三件,衣物三被告不需返还。

      正所谓:张家女儿石家郎,本应携手入洞房,只因男方出言狂,而今对簿在公堂,且看法官释理详,融情于法意深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