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17日 星期三 宿迁天气:阴转多云 8-0℃ | 设为首页 收藏网站 

宿迁法院“司法的价值引领”十大典型案例

作者: 发布时间:2015-11-24 来源: 责任编辑:


1案例1:王某诉某车业公司在购车过程中遭受损害索赔纠纷案

【裁判要旨】经营者对消费者负有安全保障义务

【案情】王某因欲购车,于2012年10月23日到某车业公司看车,该车业公司业务员就长城V8汽车对王某进行了现场介绍和部分功能演示。其间,王某左手指受伤。经医院诊断王某为左环指末节肌腱断裂(开放性)。王某接受住院治疗15天后治愈出院。后双方因赔偿问题未达成一致意见,王某诉至法院,要求某车业公司赔偿医疗费、护理费、精神损害赔偿等费用23382.18元。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在某车业公司业务员带领看车过程中,王某对车辆相关部件进行了操作。该公司业务员未就操作车辆部分部件可能发生危及人身、财产安全的事项,向王某作出明确的说明、警示、提醒,亦未对王某的操作行为及时制止,更未锁好车门,某车业公司违反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关于经营者对消费者负有的安全保障义务,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王某作为消费者对车辆配置及有关性能进行先期了解,是正当行使消费者知情权行为,但其在看车和操作车辆部件过程中未尽到一般的注意义务,导致自己受伤,其本身也存在过错。结合双方的过错程度,遂判决某车业公司赔偿王某各项损失10780.22元。

【点评】《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十八条规定:“经营者应当保证其提供的商品或者服务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要求。对可能危及人身、财产安全的商品和服务,应当向消费者作出真实的说明和明确的警示,并说明和标明正确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方法以及防止危害发生的方法。”经营者的前合同义务与此相关的亦应适用此条。家用汽车作为普通消费者日常出行的交通工具,属于生活消费品,消费者在咨询购买汽车过程中遭受人身损害的,属于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调整范畴,本案的裁判体现了对消费者的司法保护。经营者对消费者负有安全保障义务,违反安全保障义务导致消费者遭受损害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消费者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时,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


2案例2:朱某等诉某药业公司药物说明书未准确标明副作用导致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

【裁判要旨】药品生产商制作药品说明书未准确标明副作用的过错责任

【案情】2005年下半年,朱某因脸部长有“青春痘”,即从上海购买并开始服用了一种名称为泰尔丝的药物(该药物的主要成分为异维A酸,又称异维A酸胶丸)。2007年7月,朱某大学毕业后到宿迁某医院工作。2008年7月30日,朱某跳楼自杀,经抢救无效死亡。朱某的父母即二原告在清理遗物时发现朱某宿舍有半板未服用完的异维A酸胶丸。后二原告了解,该药物系被告公司生产的,该药品说明书的“不良反应”第2条中仅说明该药有“精神症状、抑郁”,未指明有“自杀倾向”。二原告认为被告避重就轻,隐瞒了该药物重要的副作用即“有伤害或自杀的想法”,遂诉至法院要求其赔偿。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被告公司生产的异维A酸胶丸说明书中对该药的副作用中仅表述该药会导致“精神症状、抑郁”,而根据《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载明的抑郁发作的症状标准,参照美国异维A酸胶丸的说明书,可以说明该药的副作用应包含自杀或自虐倾向。因朱某生前长期服用被告公司生产的异维A酸胶丸,现死者无故自杀,而被告的药品说明书中未明确载明该药有可能产生自杀或自虐的倾向,对可能产生的副作用未详尽列举,被告存在过错,对朱某的死亡应承担一定的责任。而朱某作为一名医生,又系成年人,明知该药为处方药,而未能规范用药,其应对自己死亡的后果承担主要责任,据此,法院确定被告承担责任的比例为15%。遂判决被告上海某药业公司赔偿二原告因朱某死亡而产生的各项费用55917.8元。

【点评】该案的裁判,体现了对消费者权益,尤其是生命健康权的特殊保护。作为药品生产商,对其生产的药品副作用比一般人更清楚。药品生产商制作的药物说明书应该做到规范、清楚、全面,应尽可能列举出所有情形,对可能产生的严重副作用应准确说明,从而对患者起到警醒、提示的作用。本案中,药品生产商违反上述提示说明义务,对患者产生未提示的副作用并造成人身伤害的,药品生产商存在过错,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患者明知所服药物为处方药,而未能规范用药导致人身伤害的,亦应承担相应责任。


3案例3:陈某诉栾某、某运输集团等在高速公路上违法下客致损侵权赔偿纠纷案

【裁判要旨】高速公路上违法下客致损侵权赔偿责任

【案情】2012年6月21日,陈某在郑州某汽车站购买了郑州至常州、宿迁的客运车票和乘客意外伤害保险,并乘坐马某驾驶的郑州运输集团所有的客车,车票载明陈某目的地为宿迁。该客车于2012年6月22日凌晨到达宿迁境内,陈某在高速公路上下车,下车地点距最近的两出口都超过10千米。凌晨2时多,栾某驾驶货车拖运超宽货物行至G25-13高速公路徐州至淮安方向路段时,在超车过程中,将行走在超车道和护栏之间的陈某撞倒,致其受伤。经医院救治诊断,陈某为重度颅脑外伤,肺挫伤等全身多处损伤等。该事故经交巡警支队处理并作出无法查清道路交通事故成因的道路交通事故证明。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本案所涉交通事故发生在高速公路之上,事故一方陈某深夜在高速公路上行走,为法律所禁止,属严重违法行为,是本次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栾某在所驾车辆超宽,车辆制动不符合相关标准的情况下,超车过程中疏于观察,未尽到适当的注意义务,应认定为本次事故发生的次要原因。陈某该违法行为又与被告某交通运输集团的违法下客之间存在紧密的因果关系。陈某本人在高速公路上违法行走,主要系某交通运输集团违法下客行为引致,故某交通运输集团的行为是本次事故发生的重要原因,且应负较大责任(50%)。遂判决某交通运输集团公司赔付原告陈某款48987.5元,扣除已赔付10000元,还应赔付款38987.5元。

【点评】本案的裁判体现了对规则之治的强化和对公民生命健康权益的保护。法律明文规定禁止行人进入高速公路,承运人在高速公路上违法下客,导致乘客在高速公路上行走时发生交通事故致损。乘客遭受的损害系承运人的违法下客行为、乘客的违法行走行为、肇事车辆的违法行为共同作用的结果。乘客可以向承运人、肇事车辆主张权利,各方应基于各自的过错程度承担相应的责任。


4案例4:谢某诉A公司因冲洗路面结冰致人损害赔偿案

【裁判要旨】公共道路上遗撒妨碍通行的物品致损侵权责任

【案情】2011年12月14日7时许,谢某骑电动车送小孩上学途径某路段时,因路面结冰,在推车前行过程中摔倒受伤。该起事故经交通巡逻警察支队事故处理大队处理,认为该起事故不属于交通事故,并于2011年12月19日向谢某下达了道路交通事故处理通知书(不予受理)。谢某伤后至南京鼓楼医院集团宿迁市人民医院门诊检查诊断,确定伤情为:右膝前后交叉韧带损伤,内侧副韧带断裂。谢某认为,其摔倒受伤是因为A公司在运输渣土后用水冲洗路面导致路面结冰所致,故诉至法院,请求被告赔偿相关费用合计61516.16元。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被告A公司清运完渣土后,在没考虑气温的情况下用水冲洗路面,导致路面结冰,妨碍了车辆及行人的通行,并造成原告谢某损伤,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虽然A公司辩称其没有用水冲洗路面,但是综合相关证据材料,足以认定是A公司在清运完渣土后用水清洗路面,并导致路面结冰。谢某在路面没有全部结冰的情况下,未能绕开结冰路面行走,而是直接通过结冰路面导致摔伤,没有尽到必要的注意义务,其本身存在一定过错,应当减轻A公司的责任,根据本案事实,酌情减轻A公司10%的赔偿责任。遂判决A公司赔偿谢某各项损失合计47577元。

【点评】该案的裁判体现了对公共交通条件破坏者的严格责任和对行人的司法保护。根据法律规定,在公共道路上堆放、倾倒、遗撒妨碍通行的物品造成他人损害的,有关单位或者个人应承担侵权责任。本案中A公司在承包房屋拆迁、渣土运输工程中,运输完渣土后,在公共道路上用水冲洗遗留的渣土,因是冬季导致路面结冰,妨碍正常通行,造成他人滑倒受伤,有关单位或者个人应当依法承担侵权责任,被侵权人本身存在过错的,可以减轻赔偿义务人的责任。


5案例5:邵某某因看护管理责任诉邵某、蔡某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

【裁判要旨】临时看护未成年人致损的过失责任

【案情】原告邵某某系未成年人(案发时8岁),其法定代理人(父亲)与被告邵某系兄弟关系,原告与被告是叔侄关系。2011年5月14日晚上,邵某两兄弟等人在饭店为其母亲庆祝生日。当晚9时许,在征得邵某某的法定代理人同意后,被告将原告带回家。睡觉前,原告邵某某在被告家玩瑜伽球时,跌倒致头颅出血受伤。经南京医科大学司法鉴定所对原告伤残等级鉴定,鉴定结论为:邵某某因颅脑损伤致中度非肢体瘫运动障碍构成四级伤残,颅骨缺损构成十级伤残,综合评定其损伤构成四级伤残。原告诉至法院,请求法院判令被告承担医药费、伤残赔偿金、护理费等各项损失965805.26元。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本案中,被告带原告回家,本是好意,原告在被告家中所受的损害系其玩耍瑜伽球导致,二被告在发现后积极对原告进行救治,出现目前的严重后果,亦是二被告不愿看到的。综合双方的过错、亲属关系及全案案情等相关情况,确定被告负担原告40%的损失为妥。遂判决二被告给付原告邵某某178864元。

【点评】该案的裁判,体现了对未成年人的司法保护,也旨在强化全社会的未成年人保护意识。父母作为未成年孩子的法定监护人,依法对孩子负有监护职责,以保护孩子的人身安全。在孩子经父母同意,暂时脱离父母管控、由成年亲属看护的情况下,该成年亲属对孩子亦负有看护的职责。若疏于看护导致孩子人身损害,则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本案中,鉴于七八岁的孩子对危险已有一定的辨识能力,脱离父母管控亦是经其父母同意,且损害的发生主要是由于孩子在玩耍瑜伽球的过程中发生意外造成的,因此,对出于亲情和好意而临时看护孩子的亲属,其对危害后果的发生不存在主观上的故意或重大明显的过失,即使存在一定的过失,也不宜苛加过重的责任,这也是维护亲情和社会和谐的需要。


6案例6:某服装水洗厂以与承包人约定免除自己劳动保护责任要求确认与劳动者无事实劳动关系被驳回案

【裁判要旨】确认劳动者与用工单位事实劳动关系

【案情】某服装水洗厂成立后办理工商登记并领取营业执照,隶属于某纺织公司,具备用工主体资格。2011年2月14日,该纺织公司将该服装水洗厂下设的压皱车间发包给案外人吴某经营,双方签订一份“压皱车间承包协议”,约定“某服装水洗厂的压皱车间由吴某承包经营,生产设备由某纺织公司提供,员工受公司统一管理;某纺织公司提供承包方所有操作人员每月每人外来从业人员综合保险费,由承包方负责自行交讫,若有工伤或医疗纠纷,由承包方全部承担”。该车间的人员工资由承包人吴某发放。2011年2月21日,余某与压皱车间承包人吴某签订协议,内容为:“余某主管压皱部门(打样、看大货、泡树脂),月底3000元加提成每条0.03元一个月。开工日期2011.2.17开始”。2011年3月12日,压皱车间的储气罐管爆炸致在工作的余某受伤。某服装水洗厂以受伤人余某是车间承包人吴某招用,在该车间工作与其无关为由,请求法院确认受伤人余某与服装水洗厂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某服装水洗厂隶属于某纺织有限公司,该纺织公司将服装水洗厂的压皱车间发包给吴某经营,属其内部的一种承包方式。承包人吴某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其承包经营的业务属服装水洗厂业务的组成部分,服装水洗厂对其使用的工人有管理权利与义务。工人与服装水洗厂之间形成劳动关系。遂判决余某自2011年2月17日起与服装水洗厂形成事实劳动关系。

【点评】本案的裁判体现了对劳动者的司法保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的相关规定,保障劳动者获取劳动报酬、获得安全卫生保障、享受社会保险和福利是劳动法对用人单位的基本要求,也是用人单位不可推卸的法定义务。本案中,企业将其内部的车间发包给个人承包经营,承包方的从业人员虽由承包人招用并支付工资,但系受用工企业统一管理,其提供的劳动是企业经营业务的组成部分,企业与该员工之间形成了事实劳动关系。企业虽与承包人约定“承包期内由承包人负担其从业人员综合保险费用的缴纳,并承担从业人员工伤或医疗纠纷产生的全部责任”,这仅是企业与承包人关于责任承担的约定,不能据此否定企业与劳动者之间的劳动关系。


7案例7:某木业厂不服某县人社局因职工非上班时间参与企业救火致害认定工伤案

【裁判要旨】职工非上班时间参与企业救火致害的工伤认定

【案情】第三人张某系原告某木业厂工人。2011年5月31日16时许,该木业厂车间发生火灾,第三人张某参与救火时被烧伤。张某受伤后,该木业厂派人将张某送往医院治疗,经医院诊断为全身多处烧伤64%,其中II°62%、III°2%。木业厂认为

第三人张根成非原告单位职工。2011年5月31日那天,木业厂放假不上班,不慎发生火灾后,单位没有安排第三人张某参加救火,张某的救火行为属于无因管理行为。某县人社局作出的工伤认定是错误的,请求法院撤销,重新作出第三人所受伤害不属于工伤的决定。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某县人社局提供的沭劳人仲案字【2011】第433号仲裁裁决书、(2012)沭民初字第1149号民事判决书及(2012)宿中民终字第1132号民事判决书系生效法律文书,该文书已确认木业厂和张某之间存在劳动关系。张某在非上班时间,因单位发生火灾,为了单位利益积极参与救火,其所受伤害属于国务院《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规定的应当认定为工伤的情形。遂判决维持某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沭人社工认字(2013)第001号工伤认定书。

【点评】该案的裁判体现了对劳动者的司法保护。国务院《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的规定,职工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认定职工所受伤害是否符合工伤的核心要件是职工所受伤害是否系工作原因所致,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只是认定工作原因的辅助要件。职工在企业发生事故的情况下,积极参与救助,其目的在于减少事故对企业造成的损害,该救助行为的最终受益者是企业自身,即便职工当时并非处于正常上班时间,其为企业实施救助行为亦应当视为工作原因,所受伤害应认定为工伤。


8案例8:种某因小伤大治诉陈某人身损害赔偿被判大部自担案

【裁判要旨】小伤大治、小病久医等过度医疗行为超额费用承担

【案情】种某与陈某因争购某小区同一套房屋产生纠纷。2012年1月17日,种某与陈某因言语不和引起双方厮打,致种某头皮挫伤,陈某左手手指被咬伤。种某因头皮挫伤到医院治疗,入院记录显示“患者被人打伤头部及全身多处,头部无流血,感有头晕头痛”。种某为治疗伤情住院23天,住院期间支付医疗费10495.72元。种某诉至法院请求判令陈某赔偿医疗费、交通费等费用合计20024.12元。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陈某与种某发生厮打致使种某头皮挫伤,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因侵权行为发生人身伤害的,受害人就医时应遵循合理医疗原则。根据司法鉴定意见,医院营养类药物(胞磷胆碱钠、脑蛋白水解物、脂溶性维生素、水溶性维生素)、奥美拉唑、磷霉素用药指征不明确,此类药物属于不合理用药,合计费用5408.9元应从种某主张的医疗费中扣除。司法鉴定意见核定种某合理的住院时间为14天,故超出费用亦应从种某主张的医疗费中扣除。种某对双方矛盾冲突发生也有一定过错,因此可以适当减轻陈某的赔偿责任。酌定陈某赔偿种某各项损失5000元,种某自行承担损失1168.82元。遂判决陈某赔偿种某经济损失5000元,驳回种某其他诉讼请求。

【点评】该案的裁判体现了对过度医疗、不合理用药行为的否定性评价。因侵权行为发生人身损害的,被侵权人就医时应遵循合理医疗原则。小伤大治、小病久医等过度医疗行为或者所进行的治疗与受伤事实没有关联的,所产生的费用应由被侵权人自行承担。本案中种某不合理用药、故意长期住院或者所进行的医疗与侵权行为没有关系的,产生的费用应由种某自行承担。


9案例9:王某等人基于同一事由重复起诉民丰银行请求确认保证合同无效被裁定驳回起诉案

【裁判要旨】基于同一事由重复起诉应裁定驳回

【案情】民丰银行曾因借款保证合同纠纷将涉案原告王某、刘某、袁某,被告卞某及第三人卞某某、魏某、蒋某诉至法院,宿城区人民法院于2011年7月5日作出(2011)宿城洋商初字第0013号民事判决。在该判决书中,法院已对涉案三原告诉请确认无效的《最高额保证担保借款合同》的效力作出了认定。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涉案三原告如对该判决不服,可依法提起上诉或申请再审,故对三原告重复提出的诉求不再理涉。遂裁定驳回原告王某、刘某、袁某的起诉。

【点评】本案的裁判体现了对诚信诉讼的要求。当前,在人民法院受理的案件中,涉及到虚假诉讼、重复诉讼的案件有日增趋势,尤以民间借贷、担保合同、买卖合同等民事案件类型居多,需要人民法院仔细甄别和审慎处理,以维护司法权威。本案中,亦是人民法院在审理借款及保证合同纠纷案件时,已就保证合同的效力作出了认定,担保人又另案起诉要求确认保证合同无效的,属于重复起诉,人民法院应裁定驳回起诉。


10案例10:王某诉胡某确认拆迁安置房购置权转让协议无效被判败诉案

【裁判要旨】拆迁安置房购置权属于被拆迁人的财产权利

【案情】王某居住的房屋于2010年9月5日被政府依法征收,并领取了相应的征收补偿款。根据当地政府有关政策,王某还享受政府规定的安置房购房资格及购房优惠条件(购房单价每平方米优惠150元等)。因王某已经购买了商品房,应胡某要求,王某将其获得的安置房购房资格出售给胡亮亮,并收取胡某转让费用17500元。2011年9月18日,双方签订书面“拆迁面积安置权转让协议”。协议签订后,胡某以王某名义向政府指定单位购买了安置房,并享受安置政策规定的优惠条件,付清全部购房款并取得房屋使用权,已将房屋装修使用。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当事人在不违反法律及行政法规禁止性规定的前提下,依法享有自愿订立合同的权利。本案中所涉的安置房购买资格是有关部门对房屋征收对象在获得征收补偿款后所给予的政策性优惠,本案所涉的买卖行为,并不为国家法律或行政法规所禁止。遂判决驳回原告王某的诉讼请求。

【点评】购买拆迁安置房是政府因征地拆迁而给予被拆迁人的一项优惠购买特定房屋的权利,是被拆迁人因财产受损而获得的一种经济补偿方式之一。本案的裁判,既体现了对房屋征收安置人员享受的优惠购房权利这一财产性权利的司法确认,也体现了对民事主体契约行为诚实信用原则的要求。拆迁安置房购置权是被拆迁人的一项财产性权利,在无法律或行政法规禁止转让的情况下,拆迁安置房购置权的转让具有法律效力。本案中,王某将其房屋被拆迁后享有的房屋安置权利转让给胡某,其本质上是一种财产权利的转移,该协议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协议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