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5日 星期三 宿迁天气:多云转阴 23-14℃ | 设为首页 收藏网站 

宿迁法院民间借贷纠纷典型案例

作者: 发布时间:2015-11-12 来源: 责任编辑:

 

 

案例一:违法高息不受法律保护

案情2014812日,程某、钱某向王某借款50000元,约定月息3%2015330日归还,张某在借条上签字担保。借款到期后借款人程某、钱某及担保人张某均未归还王某借款及利息,王某将张某诉至法院。因约定利率过高,法院仅支持月息2%

法官寄语人民法院在审理民间借贷纠纷案件时,既要依法保护合法的借贷利息,又要依法遏制高利贷行为,规范民间融资秩序。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以支持。约定的年利率为24%到36%之间的部分,法院不予干预,债务人已经履行的,不得要求返还。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法院不予支持。

案例二:民间借贷行为涉嫌非法集资犯罪的应当移送公安或检察机关

案情2011327日、2012119日,沈某分别向胡某出具借条,借款10000元、65000元。胡某催要未果,起诉要求沈某还款付息。在诉讼过程中,泗洪县公安局于2014521日对沈某涉嫌犯非法吸收公共存款罪立案侦查,法院裁定驳回胡某起诉,并将沈某的犯罪线索、材料移送公安机关。

法官寄语对于公安机关正在侦查的非法集资刑事案件,有关单位或者个人就同一事实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裁定不予受理,并将有关材料移送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人民法院立案后,发现民间借贷行为本身涉嫌非法集资犯罪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并将涉嫌非法集资犯罪的线索、材料移送公安或检察机关。排除嫌疑后,当事人可以另行起诉民间借贷案件。

案例三:借款人涉嫌刑事犯罪,保证合同并不当然无效

案情2012415日,平某向孙某借款500000元,李某提供担保。后平某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追究刑事责任,后该款经孙某催要,平某及李某均未履行义务。经审查,本案中孙某所主张的借款500000元已经刑事判决认定属于平某非法吸收的资金。现孙某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诉至法院,要求担保人李某承担保证责任,该案正在审理过程中。

法官寄语借款人涉嫌犯罪或者生效判决认定其有罪,出借人起诉要求担保人承担民事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受理。担保人以借款人或者出借人的借贷行为涉嫌犯罪或者已经生效的判决认定构成犯罪为由,主张不承担民事责任的,法院应依据民间借贷合同与担保合同的效力、当事人的过错程度,依法确定担保人的民事责任。具体而言,如果出借人对于借款人的犯罪行为并不知情且无过错,不存在合同法第五十二条、五十四条规定的情形的,即使借款人的借贷行为涉及刑事犯罪,亦不影响双方之间的民间借贷合同的效力。主合同有效,从合同亦有效,担保人应当依约承担相应的担保责任。

案例四:以房屋买卖合同提供担保,不能主张对方履行买卖合同

【案情】201138日,薛某向吕某借款400000元,约定借期一年,月息2.5%。当日,应吕某要求,薛某让其兄嫂薛甲、许某与吕某又签订一份房屋买卖合同,将登记在薛甲、许某名下的房屋以400000元的价格出售给吕某,约定当天一次性付清全部购房款,如201238日前归还400000元则买卖合同无效,否则应在201239日交付房屋。合同签订后,吕某将400000元汇至被告薛某银行账户,薛某另出具120000元利息借条,薛甲、许某将不动产发票等交给吕某。因薛某未按期还款,吕某诉至法院,要求薛甲、许某交付房屋。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双方签订房屋买卖合同作为借贷的担保,应当按照民间借贷法律关系审理,并向吕某释明变更诉讼请求。后吕某变更请求,要求薛某偿还借款本息。法院对于借款本金及利息不超过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四倍的部分予以支持。

法官寄语当事人签订买卖合同作为民间借贷合同的担保,借款到期后借款人不能还款,出借人请求履行买卖合同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民间借贷法律关系审理,并向当事人释明变更诉请请求。当事人拒绝变更的,人民法院裁定驳回起诉。借款人不履行生效判决确定的金钱债务,出借人可以申请拍卖买卖合同标的物,以偿还债务。

案例五:名为借贷实为委托购房,应按基础法律关系审理

案情吴某曾承建由某公司开发的甲小区建设工程。顾某欲购买该小区房屋,遂委托吴某帮忙。2013930日,吴某、为顾某垫付购房定金10000元。2013103日,顾某通过其母亲向吴某交付110000元,吴某出具了100000元借条,并口头约定月利率3%。后吴某又为顾某垫付购房款40000元。此后,吴某未再替顾某支付购房款,也未将相关款项返还顾某。顾某诉至法院,要求吴某偿还“借款”100000元及利息。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该案中,顾某主张双方之间存在民间借贷关系,与购房无关,该主张与其两次庭审陈述相矛盾;吴某辩称双方之间是委托(购房)关系,虽未提供书面委托合同,但其替顾某先行垫付购房定金10000元,在收到顾某交付的110000元款项时仅出具100000元借条,顾某均未予否认或提出异议,且在出具借条之后,吴某仍为顾某垫付了购房款40000元,足以认定双方之间成立事实上的委托(购房)关系。现顾某坚持以双方之间存在民间借贷关系为由要求吴某偿还借款,法院不予支持。

法官寄语当事人对借条的性质、形成的原因产生争议的,应当结合其他证据及双方对借条内容、借条形成过程解释的合理性程度,综合判断双方真实的法律关系。能够查明双方存在借贷关系的,应按照民间借贷纠纷审理;查明债务属其他法律关系引起的,法院应向当事人释明变更诉讼请求,按基础法律关系审理。当事人拒绝变更的,人民法院判决驳回诉讼请求。

案例六:提供切实证据方能对抗“转账凭证”

案情20131012日,刘某向王某借款150000元。王某通过紫荆农商银行转账给付款项,刘某未向王某出具借条。同年112日,刘某向王某转账250000元,其中150000元偿还上述款项,另100000元王某亦未向刘某出具借条,双方对该部分款项用途存在争议,刘某诉至法院要求王某返还100000元。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双方虽无借条,但王某于20131012日借给刘某150000元,也是通过转账但无借条。刘某在转账偿还150000元的同时又向王某出借100000元,符合双方的交易习惯,故不能以无借条而直接否认借贷关系的成立。王某又主张刘某及其前夫陈某还欠王某其他款项来抗辩该100000元,但陈某的借款是在刘某与陈某离婚后发生。故在王某不能证明刘某向其转账100000元是偿还王某债务的情况下,该笔100000元应认定为王某的借款。法院依法支持刘某的诉讼请求。

法官寄语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出借人仅依据金融机构的转账凭证提起民间借贷诉讼,借款人辩称转账系出借人偿还双方之间借款或其他债务,应对此提供证据证明。借款人未提交相应的证据证明的,应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认定借款关系成立。

案例七:夫妻一方借款原则上为夫妻共同债务

案情2014311日,王某向徐某出具借条一份,载明借到徐某400000元,定于2015311日还款。借款到期后,王某偿还50000元。后徐某要求王某、林某偿还剩余借款未果,因而成讼。王某和林某系夫妻关系,双方于2003828日办理结婚登记,20051024日办理离婚登记,后又于2009814日办理结婚登记,截止20151010日双方无办理离婚登记记录。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徐某没有证据证明双方曾对借期内利息和逾期利息有约定,但因王某逾期还款,徐某主张的利息中所包含的逾期付款利息应予以支持(按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起算时间应为借款期限届满的次日,即2015312日。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向他人借款所形成的债务,原则上应当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由夫妻双方共同对外承担偿还责任。虽然林某辩称其对于本案所涉借款不知情,但本案的借款发生在王某与林某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应由王某、林某共同偿还借款本息。

【法官寄语】《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规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向他人借款所形成的债务,应按照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出借人与借款人明确约定借款为个人债务,或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约定归各自所有且出借人知道该约定;或出借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所借款项并非用于家庭生产经营或共同生活的,该借款应认定为夫妻一方的个人债务。因此,为保护配偶的合法权益,夫妻一方向他人借款时,可与出借人约定借款为个人债务。此外,既未约定借期内的利率,也未约定逾期利率,出借人主张借款人自逾期还款之日起按照年利率6%支付资金占用期间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案例八:借条本息合计,担保人对此不知情的不应承担利息

案情2011615日,严某以做工程需要资金为由向许某借款102000元,约定利息为月息4分,借期一年,利息为48000元,并将本息合计,形成一张150000元的借条。借条上仅约定借款到期日,未载明利率。陈某在借条上签名担保,未约定担保方式及担保范围,许某与严某亦未向陈某告知利息计入本金的事实,也未告知约定了利率。到期后严某偿还了5000元。法院判决陈某仅对借款本金102000元承担连带责任。

法官寄语合同的订立是当事人意思表示一致的结果,借条上未约定利率,出借人与借款人未明确要求保证人对本金及利息均承担保证责任,则应认定保证人的意思表示是仅对本金部分承担保证责任。此外,保证合同中对保证方式没有约定,保证人应承担连带保证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