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17日 星期三 宿迁天气:阴转多云 8-0℃ | 设为首页 收藏网站 

市中院召开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审判新闻发布会

作者:民三庭、宣教处 发布时间:2015-07-13 来源: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 责任编辑:

 

 

 

 

 

 

 


 

    7月10日上午,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召开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审判新闻发布会。市中院党组成员、副院长、新闻发言人韩学艳介绍全市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审判工作有关情况,市中院审委会委员、民三庭庭长程黎明发布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典型案例,并就有关问题回答记者提问。
   江苏省广播电台、江苏电视台、现代快报、新华网、人民网、中国新闻网、宿迁电视台、宿迁广播台、宿迁晚报、西楚网、宿迁新闻网等媒体记者参加新闻发布会。
   据了解,近年来,全市法院受理的机动车交通事故案件数量不断增加,年均5000件以上。2014年,全市法院共受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5206件。今年1-6月,全市法院受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2128件。
    发布会上,韩学艳副院长通报全市法院2014年审结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中反映的问题: 一是大多数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涉及摩托车、电动车或行人。 从总体上看,涉及该三类主体的案件约占80.8%。其中,涉电动车案件为交通事故案件的主要类型,占全部统计案件的40.4%。涉摩托车案件占全部统计案件的28%,在事故比例中占比也较高。交通事故涉及行人的案件也占到了一定比例,占全部统计案件数量12.4%。二是多数案件中摩托车、电动车或行人有交通违法行为,要承担一定事故责任,无责任的比例较低。 调查显示,摩托车无责任的事故仅占20%,电动车无责任的事故仅占32.67%,行人无责任的事故占56.45%。由此可以看出,涉摩托车、电动车、行人的案件不仅在数量上占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的主体,在大多数情况下,摩托车、电动车均要承担一定的责任。三是部分案件事故成因难以查不清,纠纷处理困难。 据统计,因事故现场无监控、当事人报警不及时、事故现场遭破坏、没有现场目击证人、当事人陈述不一致等原因,交警部门未作责任认定的案件占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的10%。
    同时,该院表示将高度重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审理工作,积极开展专项审判。加强对基层法院业务指导,形成《关于审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有关问题的解答》,统一此类案件司法尺度。针对工作中发现的伤残鉴定存在不规范现象,就进一步规范伤残鉴定工作、提高鉴定过程公开透明度向市司法局提出建议。

 

附: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典型案例

 

案例一:石某、宋某酒后驾车致交通事故后逃逸案

【案情】2014年4月26日15时许,石某驾驶小型轿车沿宿迁市通湖大道行驶时,与宋某驾驶的轻型普通货车相撞,该事故造成乘坐石某驾驶的小型轿车的汤某、孙某甲及孙某乙受伤,车辆损坏。事故发生后,石某、宋某二人因酒后驾车,担心被交警部门处理,双方均弃车逃逸。2014年4月27日上午,石某、宋某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经交警部门认定,石某、宋某共同承担本起事故的全部责任。汤某、孙某甲受伤后即被送往泗洪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后经鉴定,汤某、孙某甲均构成九级伤残。

【裁判】法院审理认为,因石某、宋某酒后驾驶机动车上路行驶,发生交通事故后均逃离现场,应当由二人共同承担事故全部责任。汤某、孙某甲作为成年人,在明知石某酒后驾车的情况下,其二人作为同桌人员,未加以劝阻,仍乘坐其驾驶的车辆,自身存在过错,对其损失也应当承担一定责任。汤某、孙某甲的各项损失,经法院审核后,分别为190638元、81348元。法院判决保险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后,不足部分,由宋某、石某分别赔偿汤某65819元、52655元,赔偿孙某甲22174元、17739元。

【点评】酒后驾驶车辆是法律明令禁止的行为。同时,《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发生交通事故应保持事故现场,不得为逃避责任逃离事故现场,否则应当对事故承担全部赔偿责任。此案提醒广大驾驶员,切勿饮酒驾车,更不能在发生交通事故后逃逸,否则将对事故承担全部赔偿责任。同行人员应当对酒驾行为进行劝阻和制止,若明知他人酒后驾车,不加以阻止且仍然乘坐其驾驶车辆,也应当对自身遭受的损失承担相应责任。

案例二:郜某雾天驾驶货车高速行驶、张某路口随意停车致交通事故案

【案情】2014年3月12日,大雾,郜某驾驶重型半挂牵引车、重型罐式半挂车行驶至宿迁市宿城区中扬镇时,撞到张某驾驶的停放在路口的重型普通半挂车尾部,致张某驾驶的重型半挂牵引车上乘坐人王某受伤。宿迁市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支队一大队认定:郜某承担主要责任;张某承担次要责任;王某无责任。事故发生后,王某被送往宿迁市洋河医院住院治疗,诊断为右股骨干骨折。

【裁判】法院审理认定,郜某在雾天能见度极低的情况下驾驶机动车,未降低车速行驶,且对路面观察不仔细,不按操作规范安全驾驶,其行为对事故的发生具有重大过失,其应承担主要责任。张某违反规定在交叉路口临时停车,未明灯示意且车身右侧距道路边缘过宽,承担次要责任。因此,交强险之外的损失应由郜某承担70%的责任,张某承担30%的责任。后经法院调解,郜某赔偿王某各项损失39314元,张某赔偿王某各项损失15018元。

【点评】本案因郜某在雾天能见度极低的情况下驾驶机动车未降低车速行驶、张某违反规定在交叉路口临时停车造成。本案提醒广大驾驶人员在雾天等特殊天气情况下,应当谨慎驾驶,减速行驶并正确使用灯光;临时停车应当避开禁停路段,与道路保持安全距离,闪灯提示,否则极易引发事故。

案例三:张某无证驾驶无号牌拖拉机、胡某驾驶无号牌农用三轮车致交通事故案

【案情】2012年2月4日15时许,张某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驾驶无号牌手扶拖拉机与胡某驾驶的无号牌三轮农用车(附载刘某)相撞,致两车损坏,刘某受伤。张某驾驶的无号牌手扶拖拉机和胡某驾驶的无号牌农用三轮车均未投保交强险。该事故经沭阳县公安局交巡警大队处理,认定张某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胡某承担事故的次要责任。刘某经鉴定双目失明构成二级伤残。

【裁判】法院审理认为,张某无驾驶证驾驶无号牌手扶拖拉机、胡某驾驶无号牌三轮农用车,分别应当承担事故主要责任、次要责任。刘某应当知道胡某驾驶的三轮农用运输车不宜载人而仍然搭乘,其自身亦存在一定的过失,对自身损害也应承担相应责任。张某承担本次事故70%的赔偿责任、胡某承担本次事故25%的赔偿责任。因张某、胡某驾驶车辆未投保交强险,故交强险范围内的损失由二人进行赔偿,超过交强险责任限额的部分由张某、胡某按责赔偿。

【点评】无证驾驶无号牌机动车属于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行为,因此发生交通事故的,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此外,机动车应当投保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未投保交强险发生交通事故造成第三者损失的,由投保义务人在交强险限额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农用车辆无牌、无证驾驶现象在一些农村地区仍然大量存在,此案提醒广大农用车驾驶人员,不得无证驾驶,也不得驾驶无牌车辆,并应当为农用机动车辆投保交强险,否则将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案例四:陈某驾车逆行致交通事故后逃逸案

【案情】2013年12月14日21时15分许,陈某驾驶小型普通客车由泗阳县新袁镇驶往泗阳县城,行驶过程中侵入对向车道逆行与胡某驾驶的小型轿车相撞,造成陈某、胡某及胡某轿车内乘车人胡某甲、杨某、王某受伤,车辆损坏。事故发生后,陈某弃车逃逸。经泗阳县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大队认定,陈某承担该起事故的全部责任。

【裁判】法院审理认为,陈某驾驶机动车侵入对向车道逆行与胡某驾驶的小型轿车相撞,事故发生后弃车逃逸,应当承担事故全部责任。陈某驾驶的小型普通客车虽然投保了商业第三者责任险,但根据商业第三者险合同的约定,陈某在事故发生后弃车逃逸,符合保险公司责任免除情形,保险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不承担赔偿责任。判决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赔偿胡某、胡某甲、杨某、王某损失28357元,对于超出交强险的损失42690元,由陈某全部承担。

【点评】驾驶机动车驶入对向车道逆向行使,极易发生交通事故。发生交通事故后,当事人应保护事故现场,等待交警处理。除非有需要紧急救护等特殊情况,不得无故离开事故现场。发生交通事故后为逃避责任逃逸的,应承担事故全部责任。同时,依机动车商业三者险保险条款约定,发生交通事故后逃逸的,保险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不承担赔偿责任。本案提醒广大驾驶人员应当严格按照规定车道行使,不得驶入对向车道逆向行使;发生交通事故当事人应当保护好现场,等待交警处理,而不能无故逃逸,否则将承担事故全部赔偿责任,且无法获得商业三者责任保险的赔偿。

案例五:柳某超载被撞致人死亡交通事故案

【 案情 】 2014年6月24日01时,在苏249线与苏324线十字型交叉路口处,臧某驾驶中型自卸货车沿苏249线由北向南行驶至事故地点,与前方停在行车道内等候红灯放行的柳某驾驶的重型货车尾部相撞,致臧某、中型自卸货车乘车人臧某甲、王某三人当场死亡及二车损坏。此事故经交警部门认定,臧某承担主要责任,柳某承担次要责任。重型货车在被告人保新沂公司处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险50万元(有不计免赔),所载货物超过核定载重质量。臧某甲的亲属诉至法院,请求被告柳某、保险公司赔偿原告死亡赔偿金等损失286910元。

【 审判 】 法院审理认为,本案追尾的原因是臧某酒后驾车,但柳某的车辆制动不合格及超载,也会威胁到道路交通安全,故认定柳某承担次要责任。因此,超出交强险责任限额部分,由被告柳某承担30%的赔偿责任。判决被告人民财保新沂公司赔偿原告死亡赔偿金等各项损失150000元,被告柳某赔偿原告死亡赔偿金等损失88930元。

【点评】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相关规定,禁止酒后驾驶机动车;机动车载物应当符合核定的载重质量,严禁超载;载物的长、宽、高不得违反装载要求,不得遗洒、飘散载运物,超载引发事故,应承担相应责任。本案是一起追尾引起的交通事故,虽然追尾的原因是臧某酒后驾车,但柳某的车辆制动不合格及超载,也会威胁道路交通安全,加重事故后果,故认定柳某承担次要责任。本案提醒广大驾驶人员酒驾和超载都是容易引发交通事故的重要原因,要切实杜绝酒驾和超载。

案例六:姚某驾车右转弯刮撞他人电动车交通事故案

【案情】2014年10月14日18时,姚某驾驶中型普通货车沿泗阳县“庄卢线”由南向北行驶至与淮海路交叉路口处,右转弯时刮撞到由南向北行驶郑某驾驶的电动自行车,碾压到从电动自行车上跌落的范某,造成范某、郑某受伤,后范某在送往医院途中死亡。本起事故经交警部门认定,姚某承担该起事故的主要责任,郑某承担该起事故的次要责任,范某无责任。该车在安邦财保江苏公司投保交强险和商业第三者险30万元,并约定不计免赔。范某亲属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被告姚某及保险公司承担赔偿责任。

【审判】法院审理认为,本案中姚某右转弯未注意观察路况且未避让道内正常行驶的电动车,承担主要责任,因肇事车辆投保了机动车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应先由承保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侵权人予以赔偿。故判决保险公司在交强险和商业险范围内赔偿受害人亲属410000元。不足部分,范某亲属和姚某达成协议,姚某赔偿范某亲属427000元。

【点评】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的相关规定,红灯亮时,右转弯的机动车在不妨碍被放行的车辆、行人通行的情况下,可以通行。本案中姚某在右转弯时未注意通行安全,刮撞到案外人郑某驾驶的电动自行车,致使本起交通事故发生。本案提醒我们,机动车驾驶人在右转弯时应注意观察路况,确保不妨碍正常通行的车辆、行人的通行,让直行的车辆、行人优先通行。

案例七:许某醉酒驾驶电动自行车逆行致交通事故案

【案情】2013年11月28日下午,许某醉酒后驾驶电动自行车由泗阳县卢集镇驶往泗阳县城,行驶过程中侵入对向车道逆向行驶,撞到对向行驶由毕某驾驶的小型普通客车,造成许某受伤,车辆损坏。该起事故经交警部门认定许某负事故主要责任,毕某负事故次要责任。许某受伤后,当即被送往泗阳县人民医院治疗,后许某病情危重,于2014年1月3日死亡。

【裁判】法院审理认为,由于许某酒后驾驶电动自行车,且侵入对向车道逆向行驶,在本起事故中应负主要责任;毕某驾驶机动车,车速较快,负次要责任。本案损失中超出交强险部分应由许某自行承担60%责任,毕某承担40%的责任。许某死亡产生的包括死亡赔偿金、丧葬费、医疗费等赔偿费用共计569018元,判决由保险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许某亲属12万元,超出交强险限额部分,由保险公司在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限额内赔偿40%即179607元。

【点评】交通事故发生后一般根据双方车辆性质、行驶过程中的过错进行事故责任认定。本案中,受害人许某醉酒驾驶电动自行车且逆向行驶,导致发生交通事故,过错程度较重,因此应承担事故主要责任。此案提醒广大市民,驾驶电动自行车等非机动车上路行驶也要遵守交通法律法规,不得醉酒驾驶非机动车,并要按照规定车道行使,不得违法侵入对方车道逆向行使,否则要承担相应的事故责任。

案例八:鲍某驾驶电动三轮车逆向行驶撞击违规临时停放车辆交通事故案

【案情】2014年5月16日7时许,鲍某驾驶电动三轮车由北向南行驶时,撞到刘某驾驶的停在非机动车道内的小型普通客车尾部,致鲍某受伤及车辆损坏。该起事故经交警部门认定,鲍某承担主要责任,刘某承担次要责任。被告刘某驾驶肇事车辆在被告人保宿迁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300000元(有不计免赔)。原告鲍某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被告给付医疗费等各项损失138439.61元。

【审判】法院审理认为,鲍某驾驶电动三轮车,未按规定车道行驶,对路面观察疏忽,应承担事故主要责任;刘某驾驶机动车违反规定临时停车,妨碍其他车辆通行,承担次要责任。故超出交强险责任限额部分,应由原告自担60%,被告刘某承担40%的赔偿责任。由于原告各项损失合计106989元,并未超出交强险责任限额部分,故判决被告保险公司赔付原告鲍某医疗费等各项损失。

【点评】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相关规定,非机动车应在道路右侧通行,驾驶非机动车在道路上行驶应当遵守有关交通安全的规定;机动车应当在规定地点停放,在道路上临时停车的,不得妨碍其他车辆和行人通行。鲍某逆向行驶,刘某违规将机动车停放在非机动车道上,共同造成了本案事故的发生。本案提醒非机动车驾驶人应当遵守规定在道路右侧通行,并对路面状况谨慎观察;机动车应当在规定地点停放,在道路上临时停车的,不得妨碍其他车辆和行人通行。

 

案例九:唐某驾驶电动三轮车驶入道路未让道路内行驶的车辆优先通行交通事故案

【案情】原告唐某驾驶电动三轮车,从沭阳县某小区出来,由南向北右转弯驶入沭阳县杭州路时,与沿杭州路由西向东行驶被告杨某驾驶的大型普通客车相撞,致两车损坏,唐某受伤。公安机关经处理认定,原被告分别负事故的同等责任。杨某驾驶的车辆系被告常州某运输公司所有,该车在被告人保常州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500000元限额的商业三者险,且不计免赔。唐某诉至法院,要求三被告赔偿医疗费等各项损失合计557540.35元。

【审判】法院审理认为,唐某驾驶电动三轮车行驶中对路面情况观察不周,驶入道路时未能让在道路内行驶的车辆优先通行;杨某驾驶机动车行驶中对路面情况观察不周,未能保持安全车速,原被告分别负事故的同等责任。原告的损失应先由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超过交强险部分损失的60%由被告保险公司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赔偿,仍有不足的,由被告常州某运输公司赔偿。

【点评】根据我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相关规定,机动车上道路行驶,不得超过限速标志标明的最高时速。在没有限速标志的路段,应当保持安全车速;转弯的非机动车应当让直行的车辆、行人优先通行。唐某转弯未让直行车辆优先通行和杨某超速行驶共同造成了本起交通事故。本案提醒,非机动车转弯时一定要注意观察路况,并主动避让直行的车辆和行人;机动车要注意保持安全车速,确保行车安全。

案例十:吕某跑步横过非机动车道与电动自行车相撞交通事故案

【案情】2013年4月7日13时,许某驾驶电动自行车沿宿迁市区世纪大道西侧非机动车道自北向南行驶时,与自西向东跑步横过非机动车道的行人吕某相撞,致使吕某、许某受伤,车辆受损。事故发生后,许某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交警部门处理,认定吕某承担事故主要责任,许某承担事故次要责任。吕某系未成年人,其父母分别为吕某甲、蔡某。许某亲属诉至法院,请求被告吕某及其父母赔偿原告救治费、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等合计575847元的70%即403092元

 【审判】法院审理认为,本次事故中行人吕某未注意安全跑步横过马路,应当承担事故主要责任,许某驾驶电动自行车未注意观察,承担事故次要责任。因吕某在发生事故时系未成年人,故由其父母吕某甲、蔡某承担赔偿责任。判决被告吕某甲、蔡某共同赔偿原告的各项损失合计283889.9元。

【点评】根据我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相关规定, 行人通过路口或者横过道路,通过没有交通信号灯、人行横道的路口,或者在没有过街设施的路段横过道路,应当在确认安全后通过。本案中吕某尽管是横过非机动车道,但仍应注意观察往来车辆情况,确认安全后通行,由于吕某未注意观察,跑步横过马路,导致事故发生,故应承担主要责任。本案提醒未成年人的父母要加强对未成年人道路交通安全的教育,提高未成年人遵守交通法律法规的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