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1日 星期日 宿迁天气:多云转小雨 21-11℃ | 设为首页 收藏网站 

宿迁中院组织召开金融审判年报及金融审判十大案例新闻发布会

作者:民二庭、宣教处 发布时间:2015-04-10 来源: 责任编辑:

 


      4月9日下午,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组织召开宿迁法院金融审判年报及金融审判十大案例新闻发布会。会上,市中院党组成员、副院长韩学艳全面回顾去年以来我市金融审判工作的基本情况,市中院民二庭庭长王治国发布金融审判十大案例并回答记者提问。 《新华日报》、《现代快报》、江苏广播电台、新华网、人民网、《宿迁日报》、《宿迁晚报》、宿迁电视台、宿迁广播电台、西楚网、宿迁新闻网等媒体记者出席此次发布会。宿迁中院官方微博全程直播发布会情况。

      据韩学艳副院长介绍, 受经济下行影响,近年来全市法院受理的金融纠纷案件数连年攀升,全市法院牢牢立足执法办案第一要务,全面提升金融审判专业化水平,金融审判工作取得长足发展,为我市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提供坚实的司法保障。一是公正高效审理金融案件,高质高效清收金融债权。二是积极主动建言献策,实施对金融经济的司法治理。三是依法延伸司法职能,帮助金融企业规范经营行为。

      此次发布的金融审判年报旨在进一步深化审判工作的服务、保障、规制、引导职能,为党委政府、金融机构、中小企业和社会组织的科学决策和运营管理提供风险预警和有益参考。
      本次发布的十大案例系从近年来全市法院所审结的优秀金融案例中精心挑选而来,案件类型涵盖了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小额贷款合同纠纷、担保追偿权纠纷等多种类型,涉及到与借款合同相关的合同法、物权法、担保法等诸多法律规则。

 

后附十大案例明细:

 

新贷还旧贷  保证人或免责

——甲银行诉乙公司、丙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

     【基本案情】
    乙公司与甲银行签订借款合同并约定借款用途为购买原材料,并由丙公司提供担保,后因乙、丙公司未按约还本付息,甲银行遂诉至法院。保证人丙公司辩称,涉案贷款并非用于购买原材料,而是用来偿还乙公司对甲银行所欠的上一笔贷款,对此保证人并不知情,因此保证人不应当承担保证责任。法院经审理查明涉案借款确属“新贷还旧贷”,遂判决:驳回甲银行对保证人丙公司的诉讼请求。

     【裁判意义】
     担保法规定:主合同当事人双方协议以新贷偿还旧贷,除保证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的外,保证人不承担民事责任。某银行明知借款人的借款用途并非合同约定的用途,且为“新贷还旧贷”,但为了完成业绩,放任甚至积极促成,其应对此行为自行承担风险。金融机构在营业中应谨慎办理“新贷还旧贷”业务,实际操作中,应如实告知保证人借款用途,否则保证人不承担保证责任。

 

国家机关对外担保合同无效 需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甲担保公司诉乙铜业公司、丙镇政府追偿权纠纷案

     【基本案情】

     甲担保公司为乙铜业公司从银行借款提供担保,丙镇政府提供反担保,甲担保公司代乙铜业公司偿还上述借款本息后,向乙铜业公司和反担保人某镇政府追偿,因而成讼。因反担保人丙镇政府系国家机关,反担保合同应为无效,丙镇政府对此有过错,法院遂判决丙镇政府对乙铜业公司不能清偿债务的二分之一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裁判意义】
     担保法明确规定国家机关不得为保证人。国家机关违反法律规定对外提供担保的,担保合同无效,因此给债权人造成损失的,债务人、担保人、债权人有过错的,应当根据其过错程度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本案中,对担保合同无效,债权人与担保人均有过错,担保人对债权人因担保无效产生的经济损失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但不超过债务人不能清偿的债务部分二分之一。

 
超过保证期间  保证人不承担保证责任

——甲银行诉王某、陈某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

     【基本案情】
     王某与甲银行签订借款合同,并由担保人陈某提供担保。后因王某未按照合同约定履行还本付息义务,银行遂提起诉讼,请求判令王某归还借款本息,保证人陈某承担保证责任。保证人陈某辩称银行未在保证期间内向其主张保证责任,因此不应当承担保证责任。法院判决保证人免除保证责任。

     【裁判意义】
     保证期间是合同约定或法律规定的在主债务履行期届满后,债权人向保证人主张权利的最长期限。保证期间内,债权人未主张权利的,保证人免除保证责任。保证期间有约定从约定,未约定的,为6个月,约定不明的,最长两年。债权人应当在保证期间内及时主张权利,增强行使权利的紧迫感,法律不保护权利上的睡眠者。

 

借款合同应慎用现金交付形式

——甲小额贷款公司诉陈某某追偿权纠纷案

     【基本案情】
     甲小额贷款公司主张以其现金形式向借款人陈某某交付了借款60万元,以借据、借款合同等为证。但借款人陈某某辩称其并未收到该笔借款。某小额贷款公司未能举证证明其向甲实际交付了涉案借款,法院遂判决驳回某小额贷款公司对陈某某的诉讼请求。

     【裁判意义】
     民间借贷合同是实践性合同,其成立生效不仅要求当事人双方形成借款合意,而且要有借款的交付凭证或过程,否则借款合同无效。借据和借款合同能证明借款之合意,不足以充分证明借款交付的事实。且小额贷款公司作为具有较强金融专业能力的贷款人,应强化其证明借款交付事实的举证责任,其不能证明的,应当承担不利后果,视为其没有交付借款。因此,法院建议借款主体交付借款慎用现金方式交付,倡导使用银行汇款等便于保存交付记录的方式进行。


律师费用的主张应兼顾公平和合理性原则

——甲小额贷款公司诉朱某借款合同纠纷案

     【基本案情】
     朱某向甲小额贷款公司借款300万元,借款合同约定贷款人为实现债权支付的律师费、差旅费等费用由借款人承担。因朱某到期未按约还本付息,甲小额贷款公司遂提起诉讼,要求朱某偿还借款本息,并承担律师费8万元。法院审查确认甲小额贷款公司实际支出律师费为2万元,根据案情遂将律师费酌定为2万元。

     【裁判意义】
     律师费是债权人为实现债权所支出的实际费用,属于因违约方违约给债权人造成的损失。律师费的主张应该坚持两个原则:一是以实际发生为前提;二是兼顾公平和合理性原则。在金融借款合同中,金融机构主张的律师费由于标的额大,数额往往较高。特别是在简易案件中,律师付出的劳动和律师费的数额往往极不相适应。故法院往往根据公平原则,综合考量案件的难易程度、标的大小、律师的实际工作难度及量、地区经济发展水平等因素,对律师费的数额予以调整。


抵押权登记先后决定受偿顺序

——甲银行诉乙薄膜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

     【基本案情】
     乙薄膜公司与甲银行签订借款合同,并提供了房地产和设备抵押担保。后因乙薄膜公司到期未能按约还款付息,甲银行遂提起诉讼,要求对涉案抵押财产实现抵押权。法院经审理查明,上述抵押财产上还存有权利在先的抵押权人,本案担保系余额抵押担保,且银行对此是明知的。遂判决乙薄膜公司对案涉抵押财产折价,或拍卖、变卖的价款在权利在先的抵押权人优先受偿后的剩余部分享有优先受偿权。

     【裁判意义】
     物权法规定:同一财产向两个以上债权人抵押的,拍卖、变卖抵押财产所得的价款清偿顺序为:抵押权已登记的,按照登记的先后顺序清偿;顺序相同的,按照债权比例清偿;抵押权已登记的先于未登记的受偿。抵押权未登记的,按照债权比例清偿。因此,金融机构在办理贷款时,应当查明抵押财产的抵押登记情况,确保抵押财产的价值能够清偿债权,并依法登记设立抵押权,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残疾人不等于无民事行为能力人

——甲银行诉杨某、高某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

     【基本案情】
     高某与石某、杨某成立联保小组,三人就其向甲银行贷款互相提供连带责任保证。后杨某向甲银行借款7万元,到期后其未依约偿还贷款本息,甲银行诉至法院,要求杨某归还借款本息,高某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保证人高某辩称其患有脑梗死,在签订合同时系不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因此不应该承担保证责任。法院认为高某主张其不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判令其承担保证责任。

     【裁判意义】
     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签订的民事合同当然无效,但自然人有无民事行为能力需经过法定程序进行认定。而残疾人并不等于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本案中,高某曾患有脑梗死和其为肢体残疾人,与精神残疾人不同,均不必然导致认识和判断能力出现障碍,应当属于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其签订合同系其真实意思表示,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符合约定条件  银行可提前收回贷款

——甲银行诉乙有色金属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

     【基本案情】
     乙有色金属公司向甲银行借款500万元,合同约定了符合约定条件,甲银行可以提前收回贷款。还款期限尚未届满时,甲银行以乙有色金属公司经营状况恶化为由,向其要求提前还款,因乙有色金属公司未能提前还款,甲银行遂诉至法院。法院审理查明乙有色金属公司经营恶化属实,遂判令乙有色金属公司立即归还贷款500万元及相应利息。

     【裁判意义】
     依法成立的合同有效,当事人应当依约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一般而言,当事人不得随意变更合同约定的履行期限,否则属于违约行为。但是,当事人双方可以在合同中约定发生提前履行义务的成就条件,条件成就时,当事人一方有权主张对方提前履行义务。


保证金账户内资金浮动不影响金钱质押的效力

——甲银行诉乙担保公司、丙工贸公司保证合同纠纷案

     【基本案情】
     乙担保公司在甲银行开立保证金账户,可就不超过保证金五倍贷款进行担保,甲银行有权从保证金账户中直接扣收逾期贷款本息。后,丙工贸公司向甲银行借款,乙担保公司提供最高额连带担保。因丙工贸公司未按期还本付息,乙担保公司的保证金账户被第三人申请保全冻结,甲银行遂诉至法院,请求确认银行对担保公司在其银行保证金账户上的保证金享有优先受偿权。法院判决支持甲银行诉讼请求。

     【裁判意义】
     担保法规定:金钱质押生效的条件包括金钱特定化和移交债权人占有。双方当事人已经依据协议约定为出质金钱开立了担保保证金专用账户并存入保证金,该账户未作日常结算使用符合特定化的要求。但特定化并不等于固定化,账户资金因业务开展发生浮动不影响特定化的构成。占有是指对物进行控制和管理的事实状态,银行取得对该账户的控制权,实际控制和管理账户即应认定符合出质金钱移交债权人的要求。


贷款人可向借款人或担保人的未足额出资股东主张补充赔偿责任

—甲银行诉乙建设公司、丙担保公司、丙担保公司股东夏某、侍某金融借款合同案

     【基本案情】
     乙建设公司与甲银行签订借款合同,并由丙担保公司提供担保,后因乙建设公司未依约还本付息,银行遂提起诉讼。乙建设公司无力偿还,银行要求丙担保公司承担保证责任,但丙担保公司的财产不足以清偿。银行发现丙担保公司的股东夏某、侍某对丙担保公司的出资并未足额缴纳,遂追加股东夏某、侍某加入诉讼。法院判令夏某、侍某在未足额出资的本息范围内对银行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裁判意义】
     公司法及相关司法解释规定,股东应足额出资,公司债权人请求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在未出资本息范围内对公司债务不能清偿的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贷款人在向借款人、保证人追偿未果的情况下,可向其未足额出资的股东主张补充赔偿责任,实现己方的债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