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2月25日 星期二 宿迁天气:多云 14-8℃ | 设为首页 收藏网站 

人民法院报、江苏经济报:新时代情理法的生动阐述 ——宿迁宿城区法院巡回法庭385次庭审的背后

作者: 发布时间:2019-11-06 来源: 责任编辑:

   ○朱来宽
    一度受到冷落的“床头法庭”“田头法庭”“工地法庭”“广场假日法庭”模式,如今,在宿迁市宿城区法院又回来了。
    司法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0月,5年来,宿城法院巡回法庭开庭385次,实现100%乡镇全覆盖。
“回归”背景:拉近法官与群众的距离
    2015年9月,耿辉带着一个疑惑就任宿城区法院院长。
    他的这个疑惑,也是众多农村地区基层法院面对的一个窘境:本轮司法改革以来,法官办的案子越来越多,承担的司法责任越来越重,但是老百姓却越来越不“买账”。
为此,宿城法院深入推进司法公开,庭审网络直播量快速提升。然而两会期间,许多代表委员还是纷纷建议法院要多深入基层村居以案释法普法。
    群众有需求,法院就要有回应。在年初全院大会上,耿辉院长说:“过去我们基层法院是主动融入乡村,现在我们的法官都是关门办公、坐堂办案了,与辖区群众距离太远,我们的司法工作就难以得到更多理解和支持,我们还是要选择一些典型案件下沉到村居去开庭审理,以老百姓身边案件上好生动普法教育课。”
    2016年3月12日,耿辉现场旁听了他当院长后安排的第一个巡回法庭案件——在某镇村委会院内公开开庭审理一起非法狩猎案件。
    这“第一案”让耿辉至今难忘:“一开始犯罪嫌疑人知道自己犯罪情节只够单处罚金刑,满不在乎。但是,后来听说要在所在村开庭,就着急了。”他向承办法官表达了一个“中心思想”:判多少罚金都接受,只要不去村里公开开庭就行——因为那样“丢死人”了。被告人越是嫌丢人,耿辉越觉得此案就地巡回审判更有价值。最终,当着父老乡亲的面,犯罪嫌疑人自始至终都羞愧地低着头,真心诚意表示认罪悔罪。法庭审判结束后,耿辉趁热打铁坐到临时搭建的审判台上,进行了一个多小时普法宣讲。意犹未尽的旁听村民,在宣讲结束后纷纷围上来点赞这种普法方式。
    “案件再多,我们基层法官也要改变审判方式方法,结合典型案例对情理法进行更具体、更生动的阐述。”这是宿城法院对新时代巡回法庭一次更为深刻的认识。从此,他们在区政法委的统一领导和调度保障下,总结以往巡回审判工作经验,投入更多资源和精力扎实走好这条新时期司法群众路线。
创新实践:“面上”全覆盖 “点上”树典型
    巡回法庭并不意味着对过去“马锡五审判”模式的生搬硬套,对于宿城法院人而言,这是一个与时俱进的探索过程。
    “现在和过去的一个最明显区别,就是案件越来越多。”数据显示,2017年,宿城法院共受理刑事、民商事、行政、生态、执行等各类案件2.6万余件,审执结约2万件,法官人均结案380余件,入额院庭长人均办案数全市第一。
    显然,像几十年前那样,把绝大部分案子办到现场是不现实的。那么能做的,就是选择典型案件。
    2014年10月,宿迁将原本应由辖区其他县区法院属地管辖的一审行政案件及非诉审查案件统一指定到宿城法院集中管辖。
    2015年2月,宿城法院在当事人所在地开庭审理村民薛某某诉沭阳龙庙镇政府“以租代征”非法占用其土地行政行为违法案。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开庭,最终法庭确认镇政府非法占用原告承包地的行为违法。
    “目前,行政案件巡回审判我们每个县区都到过了。”副院长施华说。
    今年9月6日,宿城法院骆马湖流域环境资源法庭揭牌。
    9月10日,在宿豫区新庄镇杉荷园社区,骆马湖流域环境资源法庭公开开庭审理一起非法狩猎案,当庭对被告人王某松、王某祥分别判处拘役三个月、拘役两个月,缓刑四个月。
    几年来,该院巡回法庭审理的案件类型涉及民事、刑事、行政、环境资源等,在类型上做到了100%全覆盖。
    虽然开庭审理的案件类型分析不出什么“规律”,但是如果对该院巡回法庭开庭的地域进行分析,可以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非法狩猎、捕鸟的案件多集中在宿豫区和沭阳县,非法采砂案件基本都在洪泽湖、骆马湖两岸沿线,而非法排污的第一案则在宿城区的耿车镇。
    这个情况与宿迁市的发展“市情”趋同,也是宿城法院有意而为之。
    2016年3月19日,耿辉担任审判长,主持巡回法庭在宿城区中扬镇毛集村社区广场开庭审理了江苏首例因为校车超载危险驾驶犯罪案件,当庭判处泗阳县临河镇某幼儿园负责人许某和驾驶员贺某拘役并处罚金。
    2017年11月,耿辉担任审判长,主持巡回法庭在泗洪县太平镇洪泽湖湖区公开审理洪泽湖首例非法采砂案。这也是宿迁洪泽湖水域的首例非法采砂案,有力地震慑了洪泽湖非法采砂行为。
    今年4月,该院龙河法庭法官前往陈集镇陈中村韩某家中客厅设立巡回法庭,公开巡回审理一起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
    “哪类案件突出就选择在哪里开庭。”几年来,“巡回法庭”的开庭地点越来越“接地气”。
果检验:审理一案教育一片影响一方
    之所以“巡回法庭”的开庭地点越来越“接地气”,就是突出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统一:审理一案,教育一片,最好是还能影响一方。
    2015年2月,巡回法庭开审的沭阳龙庙镇政府“以租代征”非法占用村民土地行政行为违法案,主审法官是许红会。此案在当地造成的反响,让他现在还觉得震撼。
啧啧,见过老百姓之间打官司,但是没见过老百姓和“父母官”打官司,今天真是大开眼界——这是围观村民的原话。
    “民告官”案件巡回开庭到镇里,我们也是第一次见到,这对于提高人民群众的法治观念、维权意识,促进政府依法行政起到了推动作用——这是基层工作人员的体会。
    没想到会坐到被告席上,还输了。以后得小心——这是围观村官、镇官的切身体会。
    围观群众的反应可以说在宿城法院的法官们意料之中,但是反应之强烈在意料之外。
    跨越几十年的时间,“田头法庭”的精神内核没有改变。
    其实,每一次巡回法庭开庭,都是一次挑战——
    安保是一个挑战。被告人和绝大部分证据、亲友都在现场,而且被告人往往是不上械具的。
    庭审过程是个挑战。当审判“场景”搬到身边,那也意味着,整个审判过程就放到了老百姓的眼皮底下,每一个司法细节都被放大,业务水平如何、庭审过程是否公正透明,老百姓当场就会评判。 “一个普通案件,如果在我们院里开庭,只要一名法官和一名书记员,一个小时甚至半个小时就可以结束。”可是一场巡回法院开庭,从准备到开庭,需要做大量的准备工作。
    对法官的业务水平也是一个挑战。每次巡回法庭开庭,组织不同的“围观群众”和接受群众咨询已成为“固定环节”,法官的答案必须专业、到位。
    但是,这些都没能阻挡巡回法庭的脚步,越来越多的法官、院庭长加入巡回法庭。
    2017年3月23日,该院生态保护审判庭庭长叶春花在泗阳县高渡镇洪泽湖畔公开开庭审理一起非法捕捞水产品罪案件,当庭对被告人作出判决。
    2017年6月3日,该院在洋北镇船行社区公开开庭审理一起出嫁妇女状告村委会和村民小组土地征收补偿款纠纷案件,该案由龙河法庭庭长吴雪媛主审,法庭经过审理,当庭作出判决。庭审现场吸引300多名群众旁听。
    2018年5月14日,副院长徐明带着书记员和公诉人一起,驱车1个多小时来到安徽省泗县山头镇小高村武场庄被告人家中,进行了一场特殊的刑事庭审。一张方桌加几条板凳,搭成了一个临时的“审判庭”。
    今年7月25日,副院长施华在骆马湖畔巡回审理一起非法捕捞水产品案,当庭分别判处被告人程某拘役二个月,张某、宋某拘役一个月十天、缓刑三个月,并没收三被告人犯罪工具渔船一艘。
    9月18日,洋河法庭副庭长周小买在陈集镇政府巡回审理一起土地承包经营权纠纷案,区委组织部,陈集镇各村(居)干部、人大代表、党员代表以及部分群众到庭旁听。
    作为宿城法院的“代言人”,几年来耿辉已经巡回审理案件15起。
    到目前为止,该院超过20名员额法官参加过巡回法庭案件审理,最多的参加过30次,最少的参加过1次。
    “我们宿城区农民占比比较高,很多居民都是进城不久,需要长期的司法普及、教育、感化。而很多老百姓对这方面的诉求也比较强烈。下一步,我们将在更高站位上,凸显、放大巡回法庭的效果。”耿辉说,巡回法庭正好切合当前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他们将在实践中,将巡回法庭做大、做强。
    多年前的“田头法庭”,之所以受到老百姓的欢迎,是因为通过这一模式,老百姓真切感受到了司法为民的温度。如今,宿城法院巡回法庭的每一次开庭,都是司法为民温度的有效传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