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2月24日 星期一 宿迁天气:小雨 8-17℃ | 设为首页 收藏网站 

隐私权的类型化研究

作者:卞京 发布时间:2019-02-17 来源:《宿迁审判》2018年第2期 责任编辑:谢兆鹏

隐私权的类型化研究

卞京

一、问题由来:隐私权保护的司法困惑

民法领域首次明确隐私权是在侵权责任法第2条第2款,民法总则亦在第110条规定了隐私权,但是上述法律仅笼统地规定自然人享有隐私权以及隐私权受到侵害时应受法律保护,并未详细规定隐私权的具体内容,因此,框架非常大。当事人主张享有隐私权或隐私权受到侵害时,并无相关依据可供法官来判断当事人的请求是否属于隐私权的范畴,导致司法实践中对于该类请求的判断不一。

第一是隐私权案件的定性不一。绝大多数案件对于定性是不存在问题的,但是有些案件将侵犯隐私权定性为侵害名誉权、肖像权、人格权、人身自由、合法权益等。其中不乏有立法的原因,毕竟我国对于隐私权的保护经历了一个不断发展进步的过程,1988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40条规定:“以书面、口头等形式宣扬他人的隐私,或者捏造事实公然丑化他人人格,以及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他人名誉,造成一定影响,应当认定为侵害公民名誉行为。”1993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第7条规定:“对未经他人同意,擅自公布他人的隐私,致人名誉受到损害的,应按照侵害他人名誉权处理。”上述司法解释将隐私权的保护纳入到名誉权保护范围之内。始至侵权责任法颁布,才将隐私权明确列举为一项民事权益予以单独保护。但最主要的还是法官在判断当事人的一项请求是否属于隐私权时缺乏一定的标准,导致不仅有名誉权还有诸如肖像权、人格权等。而且在侵权责任法实施之后就应当不存在认定为名誉权的问题,但实际上并未百分之百得到执行。

第二是同案不同判现象在不同地区表现比较突出。由于隐私权没有统一的界定标准,导致法官在认定一个行为是否侵犯隐私权的时候,更多地依靠自身的价值观进行判断。最突出的就是关于邻居之间安装摄像头是否侵犯隐私权的问题,对此上海地区法院基本认定为侵犯隐私权,而一些地区法院基于相邻关系认定邻居之间负有一定的容忍义务,不构成对隐私权的侵犯。

第三是对隐私权内容的认定不一。目前,关于隐私权的定义主要是学界的各种观点,不同法官在阐述隐私权内涵的时候会引用不同的观点,如(2016)京03民终9992号民事判决书认为“隐私,是指私人生活安宁不受他人非法干扰,私人信息不受他人非法搜集、刺探和公开。由于个人观念的不同,隐私的范围难以准确界定。诸如姓名、年龄、住址等个人信息以及个人性格、爱好、个人物品等情况,是否属于隐私范围要根据具体情况进行分析。”(2016)晋08民终356号民事判决书认为“隐私权是指自然人享有的对自己的个人秘密和个人私生活进行支配并排除他人干涉的一种人格权,其内容包括隐私隐瞒权、隐私利用权、隐私保护权和隐私支配权。”

二、先决条件:隐私权范围的界定

博登海默曾说过正义有着一张普洛透斯似的脸,变幻无常、随时可呈不同形状并具有极不相同的面貌。当我们仔细查看这张脸并试图解开隐藏其表面背后的秘密时,我们往往会深感迷惑。事实上,隐私权也是一样。

(一)国外关于隐私权内容的争论

1.独处理论

托马斯·库利(Thomas Cooley)将隐私定义为The right to be let alone(独处的权利)。而且Prosser教授指出隐私包含对原告四种不同利益的四种侵犯形式,它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但是它们之间没有任何共同点除了都表现出对原告权利的侵犯,也就是库利法官所说的独处。[1]该理论的缺陷在于“独处”与柏林所说的消极自由即不受阻碍,免于…的自由基本等同,这样就得出隐私只属于自由的一部分,而对其实质内涵却没有说明。

2.信息控制理论

阿伦·韦斯丁(Alan Westin)主张,“隐私权是个人、团体或公共机构自主决定何时、何种方式、在什么程度上与他人沟通自己的信息”。[2]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在“美国司法部诉记者联盟案”中认为,无论是从普通法还是字面上来理解隐私权的内涵,都强调的是对个人资料的控制。[3]该说将隐私权的范围仅仅局限于个人信息,范围过于狭窄。

3.人格理论

该说认为隐私权的目的表面上是为了维护自己的生活安宁和个人秘密,但是实质上是为了维护自己的人格尊严。[4] 康德曾说过“人,一般来说,每个有理性的东西,都自在地作为目的而实存着,他不单纯是这个或那个意志所随意使用的工具,在他的一切行动中,无论对于自己还是对其他有理性的东西,任何时候都必须被当作目的”。因此,尊重个人的人格尊严是隐私权保护的核心。该说关于隐私的内容非常模糊,基本上等同于一般人格权的保护范围。

4.亲密关系理论

该理论认为隐私权表现的是一种亲密关系状态,是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本质。[5]美国在司法实践中将“不受打扰”意义上的隐私分为四个层次,即孤立状态、亲密状态、姓名保密和隐私保留,以上四个层次反应的是一个人与他周围人之间的四种不同关系。[6]这是一个同心圆的模型,孤立状态处于核心领域。一般来说,以个人为中心,关系越亲密,对于隐私权保护的要求就越低;反之,则越高。该理论虽然未明确说明隐私权的具体内容,但其基本涵盖了隐私权保护的范围。

(二)国内关于隐私权内容的争论

国内关于隐私权内容的观点主要有以下三种:第一种,仅限于保护不愿公开或告人的个人事情,称之为“信息说”;第二种,限于保护私人生活安宁不受侵扰与私人信息,称之为“信息安宁说”;第三种,内容包括个人信息、个人生活、个人私事决定,称为“信息+安宁+决定说”。[7]

根据沃伦和布兰代斯对隐私所作的阐述,隐私包括独处和自决。私生活安宁就是独处的内容,个人私事就是自决的原始内容之一,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个人信息也成为自决的内容之一。因此,第三种观点的内容比较完整。对于《美国侵权法(第二次)重述》第28A章第652条规定的四种侵犯隐私权形态,即对隐私空间的侵入、窃用他人的姓名或肖像、公开私生活、扭曲他人形象的公之于众。其中的“窃用他人的姓名或肖像”在我国已经有姓名权和肖像权的规定,不属于隐私权的内容,但侵害肖像权需要以盈利为目的,这属于肖像权的强制商品化,这一规定明显缩小了肖像权的保护范围,不符合肖像权的本质,[8]因此,不是以盈利为目的窃用他人肖像,应当认定为侵害隐私权;“扭曲他人形象的公之于众”类似于我国的侵犯名誉权行为,也不属于隐私权。

综上,隐私权的内容包括:私人空间、私人事务、私人信息、不以盈利为目的使用他人肖像和自决(自决的具体内容需要根据司法实践中的案例进行具体分析)。

三、实证分析:隐私权司法保护的实然状态

笔者以“民事案件”为类型、“隐私权”为关键词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搜索,同时通过对案例书籍、其他案例网站的查找,经甄别共收集到截止2016年12月31日的有效案例336件,通过对上述案件的统计分析,得出如下内容:

案例总数(件)

支持(件)

支持比例

不支持(件)

不支持比例

336

145

44%

191

56%

1:隐私权的司法保护状况

侵权类型

侵犯私人空间(件)

侵犯私人生活(件)

侵犯私人信息(件)

不以盈利为目的擅自使用他人肖像(件)

侵犯身体隐私(件)

侵犯性自决权(件)

数量

61

13

59

2

8

4

2:侵犯隐私权案件的类型

在参考借鉴美国四分法的基础上,结合隐私权的内容,并根据我国的隐私权保护现状,归纳出六种隐私权类型。

(一)侵犯私人空间

“私人空间”包括产房(手术室)、住宅、宾馆的房间、女人的气垫船船舱以及在商店非法搜查他人购物袋等。[2]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其范围还包括对虚拟空间的侵入,如电子邮箱、朋友圈、微博等。

1.住宅、独处地点

“住宅”应做广义的解释,可以比照刑法抢劫罪中的“入户抢劫”中“户”的范围:户指住所,其特征表现为供他人家庭生活和与外界相对隔离两个方面,特定情况下,如果具有以上两个特征,集体宿舍、旅店宾馆、临时搭建工棚等应认定为”。“独处地点”是指与其他公共场所相分离的区域,并且第三人也能了解这种状态的存在。

【案例1】张某与潘某某、潘某雄系邻居关系,分别居住于某居民楼402室及401室,两室左右相邻,室外有一公用北阳台,张某的房门在公用阳台南侧、朝向为北,潘某某、潘某雄的房门在公用阳台东侧,朝向为西。2010年7月16日,潘某某、潘某雄在其房屋房门外上方及南阳台上方外墙处各安装了一个监控摄像头并连接至家中电脑,上述摄像头监控范围包括张某南阳台外侧、双方公用的北阳台以及楼梯走道。法院判决,潘某某、潘某雄的行为侵害了张某的隐私权。[3]

家是一个人的城堡,隐私的发源地,故有“风能进,雨能进,国王您不能进”之说。一旦私人住宅受到侵犯,一般都会对其私生活造成影响,因此,任何人的住宅、独处地点隐私都应当受到法律的保护,即使公众人物亦是如此。

2.私生活安宁

私生活安宁是指自然人享有的维持安稳宁静的私人生活状态,并排除他人不法侵扰的权利。[4]现代社会中垃圾信息、骚扰电话、网络上的骚扰信息以及上门推销等严重影响他人的私生活安宁。

【案例2】被告郭宝金与原告周达华丈夫系同事,被告用“亲亲女生”的网名,并以女性身份在网络上与多名网友聊天。与此同时,被告将其网名明示为原告,并将原告的工作单位和住宅电话号码告诉多名网友,导致有多名网友打电话到原告家中,给原告的生活造成严重影响。法院判决,被告的行为侵害了原告的名誉权。[5]

3.虚拟空间

虚拟空间的保护源自于互联网技术的飞速发展,其范围包括电子邮箱、电脑系统QQ空间、微博、银行账户、通话记录等。

【案例3】原告王玲玲与被告唐海洋系某律所同事,原告将其客户资料、商业秘密文件资料等保存在邮箱里,后被告通过一体机扫描功能将原告邮箱中的文件资料连接到其电脑里。法院认定,私人邮件的内容属于权利主体的隐私,通常仅限于发件方和收件方知晓。故被告的行为侵犯了原告的隐私权。[6]

4.其他物理空间

此种物理空间并非物理意义上的空间,而是指个人所生活的隐秘范围,如行李、书包、口袋、日记、信件、保险箱、钱包

【案例4】1998年7月,钱缘进入上海屈臣氏日用品有限公司四川北路店,当钱缘从店堂走出时,报警器鸣响,被店员带到办公室搜身并要求脱裤子检查,均未果。由于当时并没有隐私权的概念,故法院判决,被告侵犯了原告的人格权。[7]

(二)侵犯私人生活

公开揭露他人不欲人知的私生活事实,是典型的侵害隐私的类型。但是,根据《美国侵权法(第二次)重述》第652条D的规定,公开他人私人事务必须达到高度冒犯的程度,才构成侵害隐私权。因为法律不是为了保护过度敏感的人或物,所有人都必须在一定合理的程度内容忍公众的检视。任何人,只要他不是一个隐居者,他就必须预见到自己会或多或少受到邻居或公众的检视,自己的某些活动会被报道。[8]对于高度冒犯的判断标准,一般是根据中人的标准,即以普通的合理人的一般感受作为依据。

【案例5】1991年,甘肃省煤炭总公司召开党风廉政建设座谈会,刘浩岩未经通知自行到会,除了反映其他问题外,还公开说:“我们的局长严孝奎,嫖风浪荡是矿区有名的,有个叫某某(女)的,从化工厂调到地测处,严局长到她家去,带着招待所的厨子,拿着海参鲍鱼,这样的做法党风何在?廉政何在?”等。法院判决,刘浩岩的行为并未侵犯严孝奎的名誉权。[9]

(三)侵犯私人信息

私人信息包括个人数据、个人信息、信息隐私、个人资料等,是表征个人特征的基本信息。基本信息是个人在社会中生存的最基本的符号信息,个人要利用这些符号信息进入社会。[10]私人信息包括直接信息和间接信息。直接信息是指能够直接识别个人身份之信息,如基因、身份证号码、护照等;间接个人信息是指不能单独识别个人身份之信息,需要结合其他信息,如职业信息、犯罪信息、健康信息、家庭状况、财务资料等。

【案例6】2008年原告在黔江区中心医院治病。术后,被告武陵都市报社根据被告黔江中心医院的介绍将原告的病况、治疗情况及新型手术的疗效等刊登在报社出版的报章上。法院认定,在未征得原告同意的情况下,二被告将原告的真实姓名及病情向大众公开,其行为侵犯了原告的隐私权。[11]

但是并非所有的公开私人信息的行为都构成对隐私权的侵犯,如有些权利人已经公开的私人信息、合理使用范围的信息、知情权范围的信息。

【案例7】上诉人张俊梅认为被上诉人郑州市市直机关事务管理局在法庭上提供的证据《金水区经八路街道办事处关于辖区居民张某某情况的反映的汇报》和《关于豫丰公司职工张某某上访反映问题的情况说明》侵犯其隐私。法院认定,被上诉人在法庭上出示上述两份证据是正当行使诉讼权利、依法履行诉讼义务的行为,该行为并未侵犯上诉人的隐私权。[12]

(四)不以盈利为目的擅自使用他人肖像

以营利为目的擅自使用他人肖像的行为构成对肖像权的侵犯。然而在实践中有些使用肖像的行为并非为了营利,但是在使用的过程中未对他人的肖像进行一定的技术处理,导致隐私泄露,该行为就构成对隐私权的侵犯。

【案例8】1989年某市某展览馆为了宣传优生优育的科学知识,将某妇产医院提供的该医院为患者研究治疗疾病而给青年妇女刘某拍摄的一张裸体照片以及其他机关提供的另外三人的病体裸照(仅用布条遮盖住眼睛部分),在未取得患者及亲属同意的情况下,就在展览会上公开展出。法院判决,被告的行为侵害了原告的名誉权和肖像权。[13]

(五)侵犯身体隐私

一般侵犯隐私权均要求对隐私予以公开,但由于身体隐私的绝对秘密性,即使不公开亦构成对隐私权的侵犯。

【案例9】原告陈小姣与被告李振钦曾发生过一次性关系。后被告向原告借钱,原告未借,被告以有原告裸照为由威胁原告,并以短信形式发送原告的裸照。法院认为,被告未经原告许可拍摄原告裸照,已经侵犯了原告的隐私权。[14]

(六)侵犯性自决

侵犯性自决主要表现为性骚扰。该行为一般侵害的是妇女的性自主决定权,但随着社会的发展,逐渐出现了一些同性之间的骚扰行为。职场性骚扰也是比较常见的行为。

【案例10】被告刘光玉多次找借口对杨光军等三原告实施亲吻行为,并触摸原告的身体包括胸部和下体。法院判决,被告的行为损害了原告的人格尊严,侵害了原告的人身权利。[15]

四、 实践指引:中美隐私权类型的比较分析

(一)侵犯私人空间

侵犯私人空间对应的就是《美国侵权法(第二次)重述》第28A章第652条B“对隐私空间的侵入”,即一个人故意以有形的方式或其他方式,侵入他人的僻居处或独处地点,或者侵入其私人事务或私人关系,如果一个正常的人认为这种侵入是一种高度侮辱,行为人应当就其侵犯他人的隐私权承担责任。该项与D 项都有“隐私生活”的规定,该项是侵入他人隐私生活,D项是公开私生活,二者的不同在于:(1)构成要件不完全相同。侵扰他人隐私生活的构成要件是:隐私生活、侵扰、高度冒犯和不可容忍,但公开他人隐私的构成要件是:隐私生活和隐私信息、公开、高度冒犯和不可容忍;(2)与公众的知情权和言论自由权的关联程度不一样。公开他人隐私与公众的知情权和言论自由权密切相关,在许多情况下,公众的知情权和言论自由权可以作为没有侵犯隐私权的抗辩事由;但在侵扰他人隐私生活侵权中,一般较少涉及公众知情权和言论自由权问题;(3)造成的后果也不完全相同。侵扰他人隐私生活一般只会涉及精神上的损害,而不会造成名誉上的伤害,但是,公开他人隐私不仅会带来精神上的损害,而且会带来名誉上的伤害,甚至还可能会给受害者带来物质上的损失。[16]据此可知,该项的“私人事务”指的是我国的“私生活安宁”。因此, 根据《美国侵权法(第二次)重述》对隐私空间的定义,其内容包括僻居处或独处地点、私生活安宁、私人关系。

(二)侵犯私人生活

侵犯私人生活对应的是第652条D“公开私生活”,即公开他人的私生活,应当承担侵犯他人隐私权的责任,如果:(1)在一般合理人看来,事项的公开属于高度的侮辱,并且(2)属于社会大众无须合法关注的事项。Prosser教授当时指出侵害该类隐私权至少有两个限制,其一是公开私人事务必须是向公众公开,而不是向私人公开。如在报纸上公开、在大街上贴告示或者是在高速公路上大喊,但是,告诉原告的雇员、任何个人、甚至一小群人都不构成对隐私权的侵犯,除了有违约、违反诚信义务等独立的诉因。[17]但是,在之后的发展中由于种种原因,伊利诺伊州和密歇根州的司法机关在实践中已经不把“公开”作为侵害他人私生活的要件之一,而是只要被告将原告的私人事务传播给与原告有特殊关系的一部分人即应该承担责任。[18]这样就明显扩大了隐私权的保护范围。我国可以直接借鉴上述两州的做法,扩大对隐私权的保护范围。但上述做法仅适用于个人侵害他人私人事务,并不包括新闻媒体。

(三)侵犯私人信息

侵犯私人信息包含在第652条D项之中,当时未将其单独列为一类,主要是因为20世纪上半叶互联网、智能手机等尚未普及,个人信息主要是通过书面形式保存,传播范围有限。但科技的发展,对于个人信息的侵害可谓无孔不入,而且从司法实践中的案例也可以看出,侵害隐私的行为方式主要表现为对个人信息的侵害,因此,应当将侵犯私人信息单独作为一类。

对于侵犯私人信息案件尤其要注意区分普通人物与公众人物的保护程度,根据纽约时报诉沙利文案,大法官布伦南确立了对公众人物的诽谤要采用实际恶意标准(即知道内容不实或根本不问内容是否属实),对非公众人物采用过错标准。[19]

 “尹冬桂诉长江日报社侵害名誉权”案[20]是关于新闻媒体报道公职人员犯罪信息的行为。公开犯罪信息一般会构成对当事人的“双重惩罚”,因为在此人受到有罪判决或服刑之后,仍期待其作为一名市民回归到社会当中,所以公开其犯罪信息,对重新形成的安定的社会生活有害,应该说损害了其重新做人不受妨碍的利益。[21]如果确实需要公开也应该遵循比例原则,根据罪犯的犯罪情节、人身危险性等决定公开的范围。但本案涉及的是公众人物的隐私权,当事人是公职人员,根据契约理论,公职人员取得权力的代价就是要放弃与自己公共职位有关的个人隐私,接受人民群众的监督。

(四)不以盈利为目的擅自使用他人肖像

该类是源自于第652条C“窃用他人的姓名或肖像”,即为了自己的利益而窃用他人的姓名或肖像的,应当承担侵犯隐私权的责任。但是,我国有独立的姓名权和肖像权,因此,原则上不需要再用隐私权保护侵害姓名和肖像的行为,但是由于我国的肖像权外延比较窄,仅指以盈利为目的,该规定类似于美国的公开权,因此,为了全面保护肖像权,将其单独列为一类。但该类型主要是侵害普通人物的肖像,一般侵害公众人物的肖像都是为了盈利,可以适用肖像权加以保护。

朱虹诉上海科技报社、陈贯一侵害肖像权案[22],该案是关于医生擅自使用患者照片的侵权行为,法院终审判决驳回朱虹的诉讼请求,理由是:陈贯一的目的是为了宣传医疗经验,对社会是有益的,且该行为未造成严重的不良后果,尚不构成侵害肖像权。但医生应当对患者的病情承担保密义务,即使要展示自己的医疗成果也要对其进行技术处理,根据比例原则,只公开相应的患者病情部分,其他部分是不必须的,尤其是患者的照片(新闻媒体的报道同样受到限制)。美国有一个类似的案例:一位女士经常觉得饿要吃东西,但仍然消瘦而进入医院。时代杂志记者认为这是医学奇闻,就不顾病人反对而摄取照片并进行了报道。该女士提起隐私权诉讼。法院认为该病虽然具有新闻价值,但是原告的姓名和照片不是新闻的必要部分,并不能传达医学上的信息,媒体对病例的报道是合法的,但是公开姓名和照片侵犯了原告的隐私权。[23]

(五)侵犯身体隐私

《圣经》里的亚当和夏娃都知道用树叶蔽体以保护自己的身体隐私,更何况生活在文明社会的我们。因此,身体隐私绝对地处于同心圆模型的最内层,属于绝对秘密,是任何人都不允许进入的个人堡垒。

侵犯他人的身体隐私与扭曲他人形象公之于众false light)还是有区别的,第652条E可知,“扭曲他人形象的公之于众”是指在一般人看来,公开的事项对他人形象的扭曲是对他人的高度侮辱,并且行为人明知公开事项是虚假的或对公开事项的虚假性漠不关心导致他人形象受到扭曲。故扭曲他人形象公之于众更多的涉及到的是名誉,而侵犯他人身体隐私更多的涉及当事人的人格尊严。如布劳恩诉弗莱恩特(Braun v. Flynt)案,虽然将原告的肖像置于主题为“女性的裸体”之下,并且旁边放置了许多淫秽性的图片,但是,被告使用的并非原告的裸体照片。因此,该案更多损害的是原告的个人形象。基于二者的巨大差别,且为了进一步保护人格尊严,将身体隐私单独作为一类。

(六)侵犯性自决

美国侵权法中并没有该类别。但为了保障个人权利免受国家权力的侵害,美国发展了宪法上的隐私权,而宪法上的隐私权主要就是自决权,如堕胎、避孕等。我国没有像美国的宪法上的隐私权,民法上的隐私权应当包括自决,以保护公民的合法权利免受其他公民的侵害。但此处的性自决排除夫妻之间的性自决。

(作者单位:宿城区人民法院)